今日滁州 今日天长 今日明光 今日全椒 今日来安 今日凤阳 今日定远
地方网 > 安徽 > 滁州市 > 今日定远 > 正文

历经风雨沧桑 讲述红色传奇 创新之都的红色基因(四)

来源:合肥晚报 2021-04-09 00:42   http://www.yybnet.net/

○胜利广场

○盛习友纪念馆

○人民巷

○东风路方华 盛近 摄

○东风照相馆

○解放电影院旧貌解放电影院提供

胜利广场“红立方”建筑上方的大红色立体数字1949.1.21,庄重而醒目。它时刻提醒着我们,那天,正是合肥解放日;解放电影院的老票根,你还珍藏着吗?这座已矗立了近70年的老影院,见证了电影艺术在合肥生根发芽的全部历史,为市民送去光与影的赞歌;还有胜利路、东风路、东风照相馆、人民巷、人民路、习友路、延乔路……这些“红色地名”历经风雨沧桑却沿用至今,已成为几代合肥人心中的集体记忆。如今,合肥正朝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之都”加速迈进。在这片古老而又现代的土地上,“红色地名”承载着厚重的红色历史文化,讲述着感天动地的庐州“红色传奇”。

胜利路、胜利广场

记录合肥解放的历史时刻

要问合肥是哪一天解放的,即便是老合肥人,如果不去查历史资料,对此可能也不熟悉,那你可以来位于瑶海区的胜利广场看一看。在胜利广场上的“红立方”建筑上方,有一组大红色的立体数字:1949.1.21,庄重而醒目。1949年1月21日,正是合肥解放日。

胜利路的雏形俗称新马路,它是合肥老火车站通往威武门(俗称大东门)的便捷道路,1949年1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从胜利路进城解放了合肥。跨越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从军事重地、交通要道、商业街区到如今的迎宾大道,胜利路曾诞生过无数个“第一”,也留下了一代代人的记忆。

胜利路的缘起与合肥老火车站有着密切关系。合肥老火车站1935年始建,成为合肥铁路交通的发源地。当时先有了明光路,俗称为“老马路”。据安徽历史文化学者刘自若考证,1938年日本侵略者攻占合肥后,出于军事和运输的需要,强迫合肥百姓修筑了一条连通老火车站和威武门(大东门)的军用道路,这就是胜利路的雏形,俗称为“新马路”。

1949年初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先遣纵队奉命担负解放合肥的任务。1月19日,先遣纵队总部及四支队在纵队政委谭启龙的率领下,由定远县藕塘乡进驻合肥东乡梁园镇(今属肥东县)。当晚,谭启龙电话命令国民党合肥县政府县长龚兆庆,要求其在解放军即将到达前,负责保障全城市民生命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不准任何破坏,听候接管。龚兆庆报告了城内情况,并派出代表两人,到达解放军司令部,表示服从命令,欢迎解放军进城。

1月20日,从淮海战场溃逃至合肥的国民党军刘汝明部开始撤离合肥,先遣纵队总部随即命所部四支队一大队向合肥进发,侦察敌情。1月21日,侦察部队在合肥东门外飞机场附近与刘汝明后卫部队交火。刘部无心恋战,随即向巢县方向撤退。

1月21日午后,一大队队长李秀风和政委齐平率部进至合肥威武门(今大东门)城下,守城的县自卫队得到龚兆庆指示,立即打开城门,合肥和平解放。先遣纵队四支队一大队进城时,城内鞭炮齐鸣,居民纷纷涌向街头,夹道欢迎解放军入城。当晚,谭启龙率先遣纵队大部队进城。随着合肥全境及周边地区相继解放,中共组织的活动也由地下转为公开,合肥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开始重建家园,千年古城迎来了新生。

合肥解放后,百废待兴。1949年新政府整修新马路,为纪念合肥胜利解放而将其命名为胜利路。合肥百姓拆除了日本鬼子的几座碉堡,再加上古城墙的城砖,将胜利路铺设成了路基6米宽的主干道(实际路面宽度3.6米)。1951年,合肥市政府建设科又组织扩建工程,将胜利路路基拓宽至25米。1956年,又将胜利路路基拓宽为39米。合肥新火车站1994年开始建设,1997年通车运营,胜利路也延伸至新火车站。

胜利广场,由合肥新站综合开发试验区管委会兴建,2000年开工、2001年竣工。之后经历了数次改造。广场占地面积约4.5万平方米,椭圆形状寓意合肥人民生活祥和美满。广场中心原本有一座26米高的中心雕塑“胜利的凝结”,象征合肥人民团结一心、走向胜利的豪迈气概。

2017年,瑶海区以“胜利之路、迎宾之花”为理念,进行了胜利路景观亮化工程。针对“迎宾之花”,安徽历史文化学者刘自若提出了“桂冠路灯”的创意,成为胜利路的点睛之笔。桂花是合肥市花,在“迎宾大道”上作为“迎宾之花”最具代表性;“桂冠”本意是指用月桂枝叶编织冠冕,戴在胜利者的头上,也就是获得最高荣誉的意思。这“桂冠”契合胜利的元素,又代表着合肥持续创新发展,不断获得各项国家级荣誉的含义。

作为合肥市首条迎宾大道,胜利路承载着合肥记忆,以历史文化为主脉,精心打造“胜利之路”,不断焕发新的光彩。如今的胜利广场,也实现了涅槃重生。扑入眼帘的是绚丽的红立方,上方竖立的是最具合肥历史意义的数字——1949.1.21。璀璨星空下,一道道射光柱,融入城市的历史印记。当霓虹灯亮起,一片灯火辉煌,配合周边高楼大厦,这里成为夜空中最亮的星。

解放电影院

承载市民抹不去的光影记忆

在合肥,有家名为“解放”的电影院,迄今已走过近七十载的风雨沧桑。它是合肥市的重要地标,成为几代合肥人童年、青春往事里抹不去的光影记忆。

1952年,伴随着合肥解放,解放电影院拔地而起。多年来,它肩负着作为一座电影院的使命,为市民筑就一间光与影的宫殿,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细数着合肥人的时光之河。

如今的年轻人已经很难想象,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很多人为了看一场电影可以兴奋好几天。那时,看一场电影虽然才几角钱,但绝对算是一家人重要的文化娱乐活动。在一张张票据的背后,记录的是一段段的欢声笑语。

一代人老去,却又源源不断地有新一代年轻人走进解放电影院,抒写关于爱与喜悦的动人故事。解放电影院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合肥人的青春。直到今天,哪怕合肥已经有了几十家特色各异的影院,解放电影院依旧是许多人心里的白月光。

1981年,解放电影院进行了第一次大型改造。经过装修整改后,解放电影院迎来了一波发展高峰。一批批国产和进口影片接连上映,配合当时先进的音响和放映技术,合肥市民得到了全新的电影视听享受。

到了本世纪初,随着中国电影工业的复苏,解放电影院也进入了频繁改造期。2001年,解放电影院新建3号放映厅,引进数字放映机,成为安徽首家数字影厅。4年后,解放电影院又添了一个2号厅。

2009年,已经快一甲子的解放电影院迎来了其高光时刻。那一年,影院进行了外立面局部、大堂和1号观众厅内部改造,新增中央空调系统,还引进了3D放映设备。

如今的解放电影院也许不再登顶当年韶光,但是,这方伴随着合肥解放和发展的光影舞台,羁绊着一代又一代的合肥人。历经岁月繁华、风雨洗礼,解放电影院留存下来的是合肥影业历史发展的珍贵见证,亦是合肥人青葱岁月的美好回忆。

东风照相馆、东风路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东风”情结

“东风吹,战鼓擂。”东风照相馆的名字由此得来。“东风照相馆”对于合肥人而言,除了照相的实体功能,更多的是一个符号。

曾位于老省委对面的东风照相馆,在1958年之前还是一个只对内开放的照相馆。1956年,作为一家国营企业,东风照相馆并不对外营业,店里的主要业务,是来自市直各单位,领导视察、工作会议等,都由东风照相馆承担拍摄任务。1958年开始正式对市民开放,那时候去东风照相馆拍张照片,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不过,随着长江路的改造,现在东风照相馆搬到了红星路1号老省委附近,在背靠长江路的门面里。其门面不大,与一排理发店、纺织品店挨在一起,依稀带着上个世纪的烟火气息。

走进店内,那半弧形的木制老柜台、上了年头的“海鸥”黑白大座机、四壁悬挂的会议大合影,以及像上世纪80年代电影明星一样侧着脸的黑白艺术写真,处处彰显着这家老店的年代感。这就是有着60多年历史、合肥目前最老的照相馆。

上世纪70年代一直到80年代初期,是东风照相馆最风光的时期。四五角钱就能拍张一英寸照片,在娱乐活动极度缺乏、物资匮乏的年代,很多合肥人乐于花点钱给自己和家人留下美好回忆。逢年过节,拍照要起早,要排队,否则有钱都拍不上。拍了过后,有时候要等上几个月才能拿到照片。

上世纪70年代末,东风照相馆在布景上用尽了心思,用水彩粉手绘的巨型背景,无论是逍遥津小桥流水,还是欧式吊灯钢琴,都受到当时的合肥人欢迎。

2000年,东风照相馆经历了公私合营。2006年,东风照相馆正式转变为私营。2007年,东风照相馆的拍摄器材更换为数码相机。2008年,东风照相馆迎来了它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变迁——因长江路拓宽重建,原来路两边的很多老建筑都被拆除,这其中就包括东风照相馆。原址在长江中路上的东风照相馆搬到了如今的红星路1号老省委附近,店铺从鼎盛时期的200平米两层小楼,变成了如今的街角一隅。没了昔日长江路上的热闹,走进来的都是附近的住户以及陪伴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顾客。半个世纪以来,即使数码摄影技术升级换代,但东风照相馆的黑白照片在合肥仍是独一无二的。在那台一人多高的老式海鸥相机里,60多年以来,拍出了60多万张照片。

合肥老城区有东风照相馆,巢湖市还有个东风路。东风路应该是巢城最早的“马路”,它大约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是当时的巢县城里最长的一条道路。

最早的东风路,起点是在东山头和护城圩的连接处,从此开始往西一直到老巢县县委县政府大院的大门前(大约在现在的样巴路和东风路交口往东一点)。一路上要经过东山头粮食仓库、东门码头铁路(煤场)、东门机械厂、东风饭店、东门酱坊、城关大楼、发电厂、珍珠桥饭店、工农兵饭店、玩具大楼、巢湖酒家、新华书店、东风路小学等。现在,仅有新华书店还在原址,其余都已消失了。

因为历史的缘故,这条路历经几次改造。现在的东风路自洗耳池边与岗岭路的接口处开始,一直往西穿城而过。路边的洗耳池公园打开了它的空间,也增添了一份厚重的历史与人文。曾经的牵牛巷已不见当年巢父牵牛而去的身影。路边的公园也不见许由洗耳,只有路人闲散的步履。

东风路的两边自古就是商业繁华之地,今天依然人气旺盛,是巢城购物消费的中心之一。不管是街头店标、广告,还是行人,都难寻旧时光的味道。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购物中心之一城关大楼换了新颜。新华书店虽还在原址,但也是平房换了高楼,只是书香如故。清末民初繁华一时的十字街,在路边留下一方入口,似乎还能捕捉到一丝旧日的回忆。岁月的记忆总无法阻挡时光的步履,时代总是以向上的视角仰望生活。东风路穿过西苑广场一直向前延伸,就像这个城市的发展,一直向前、向前。它永不停息地拓展,为我们打开一座城市更加广阔的空间和未来。

人民巷、人民路

从古至今见证庐州繁华

在合肥的长江中路和庐江路之间,有一条“人民巷”。小巷虽然只有短短500米,却有着千余年的历史。即使是隋唐时期,它也在庐州城的中心地带。而有文字记载起码是在清朝的时候,《嘉庆·合肥县志》上记载为廖家巷,一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才改名为人民巷。

这条巷子最早是从长江路向南通到益民街,后来继续向前,一直与庐江路交会。500米长的巷子一眼便可望到尽头,头顶上黑压压的电线犬牙交错,斑驳老旧的房屋,布满着岁月沧桑的痕迹。对于老合肥人来说,这里有着他们说不完的情结。

据当地老人介绍,很早之前,人民巷里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木头电线杆,上面用柏油刷成了黑色,抬眼便是满目纵横交错的电线和晒衣绳。那时巷子没有今天这么宽,从两旁斑驳的木板墙上扯出的绳上挂着的是全家老小刚洗的衣物。巷首巷尾都是纳凉的老人家,男人们搬个竹椅围在一起喝茶或下棋,孩子们在一边看,女人们忙着洗衣、淘米和打扫门庭。

至于人民巷之前为何叫廖家巷,据说因为这里以前住着一户姓廖的大户人家。但在当地居民们的记忆里,人民巷的两旁就是一些低矮的平房。后来随着巷道的拓宽,平房都拆了盖起了楼房,周围逐渐形成了商业圈。这条老街巷里开设了各色小店铺,卖服装的,卖小吃的,整天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时间的年轮向前推移,对于上世纪90年代的大多数合肥人来说,“人民巷”一定是与宵夜二字联系在一起的。仲夏夜晚,人民巷里白天的热气开始退却,车声开始消减,空气变得清凉,大家三五成群出来走走,品尝生猛海鲜、各式火锅、粥粉面……他们习惯把这样的“宵夜文化”称作“大众化的精彩娱乐”。没有灯红酒绿,也没有劲歌热舞,但一定是最舒服的。

人民巷除了美食,另一处“风景”就是美女多。这是有渊源的,因为从长江路进去一小截,向西一拐,就是合肥女孩们钟情的女人街了。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女人街”就成为合肥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之一。那时这条仅270米长的小街成为合肥女性的购物天堂,商品琳琅满目,街边的临时棚屋小店也挤满了人。现在女人街的人气虽不如从前火爆,但不可否认,它承载了无数个老合肥人关于“逛街”的记忆。

合肥老城区有条“人民巷”,巢湖市还有条“人民路”。人民路,巢城最早的两条路之一,与东风路一起始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是巢城最繁华的道路之一,曾经的商业、文化中心。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人民路只是南起东风路,北至现在的百大和商之都处,是一条长度不过两百多米的“断头路”。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人民路不断得到改造和延伸,它不仅仅是城市的商业中心,也成为巢城交通网络中的一条主干道。

与东风路交接处的这栋商业楼,曾是著名的两层高的“卖布大楼”。与“卖布大楼”相对的,是曾经的邮电局。通讯落后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在这里寄信、打电话、发电报。人民路与东风路交会处曾有一报刊零售门市部,是当时巢城文学和艺术爱好者的圣地,门庭若市。现在的商之都是曾经三层高、却是沿路最高建筑的卧牛商场。卧牛商场后来又改称百货大楼,曾是巢湖人购物的天堂。百大购物中心地带,曾是老巢县的文化娱乐中心。这里曾并立着一座巢县大剧院、一座东方红电影院,每一个老巢县人都在这两座建筑里留下难忘的记忆。现在的信泰商业街对面,还有曾经的图书馆和文化馆,许多人的文学梦和艺术梦就从这里放飞。现在,这里全是比邻的商铺。

随着城市的发展,道路和区域自觉或不自觉地实现着功能化。人民路也不例外,它在一次次的变迁中,实现着商业的主功能。购物、逛街、休闲、餐饮、娱乐,成为人民路的主基调。时光如梭,岁月的车轮匆匆,人民路不断地向北、向南延伸。它南至天湖商城,濒临天河,北跨环城河,与巢湖路相交,整条路穿越巢城中心地带,依然是巢湖市的商业繁华之地。

习友路

讲述合肥英雄的故事

合肥还有一条交通要道叫“习友路”,是为了纪念烈士盛习友而建。

1944年出生的盛习友是合肥人。他1964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牺牲前任济南军区某部二连排长。

1969年7月17日下午,山东省章丘县(今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突然下起了暴雨,洪水从四面山坡急流而下,涌进巴漏河谷。这时章丘县胡山公社兴隆官庄9名妇女想要蹚水过河,可是到了河心的时候,被骤然暴涨的洪峰卷入了激流。她们一起大声地呼喊、求救。

此时,盛习友与他的战友在300多米远的山坡听到了几位妇女的求救声。在这危急关头,盛习友跳下了近三米高的田堰,迅速赶到河岸,救起7名妇女。当他把遇险妇女李凤兰推到岸上时,自己却被激流卷到拦河坝下,壮烈牺牲了。(下转04版)

新闻推荐

中冶华天中标两个水环境设计项目

中冶华天中标两个水环境设计项目本报讯(记者余齐斌通讯员陈铁汉)近日,中冶华天收到两份中标通知书,分别是定远县炉桥镇污...

定远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定远县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历经风雨沧桑 讲述红色传奇 创新之都的红色基因(四))
频道推荐
  • 天华镇横路村:昔日荒山变果园
  • 刘畈乡:做好茶文章做大茶产业
  • 一部书,一辈子
  • 循环利用 变废为宝
  • 讲好党史故事 传承红色基因
  • 热点阅读
    《第十一回》:镜像人生 《我的小尾巴》热播 网友评价“陪伴... 比可爱更高级的形容词 是长泽雅美...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改名“鱼丁糸”苏打绿商标返还败诉... 迪丽热巴、吴磊主演古装传奇励志剧,阐... 中疾控专家答疑 新冠疫苗与其他疫苗...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