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定西 今日通渭 今日陇西 今日漳县 今日渭源 今日岷县 今日临洮
地方网 > 甘肃 > 定西市 > 今日临洮 > 正文

梦回吹角连营 忆“战斗英雄团”西北野战军一野四军十师三十团

来源:延安日报 2020-12-20 10:29   http://www.yybnet.net/

西北野战军一野四军十师获得的“勇猛顽强”英雄战旗

1949年,作者于甘肃临洮留影

1948年5月,作者(左一)与战友在打完西府战役守卫宜君梁期间合影

手绘战役图

回忆

文/陈怀信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1周年。作为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为新中国的成立而奋斗过的老兵我深感庆幸;我在为自己参与并见证了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丰硕成果而感到满足与欣慰的同时,也对那些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为建国而英勇流血牺牲的成千上万的战友们,内心有深切的怀念,很想告慰牺牲的战友们:我们当初为之奋斗的目标已经实现!

在鼓舞人心的国庆70周年天安门阅兵典礼上,战旗方阵中展示了百面英雄战旗,其中有两面都归属于我曾服役的西北野战军一野四军十师,分别是在扶眉战役中获得的“勇猛顽强英雄团”和在兰州战役中获得的“长攻善守英雄团”。

1 一野四军是陕北红军优良战斗作风的传承者

由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创建的陕北革命苏区,是当时全国仅存的唯一一块红色根据地,它的存在让反动头目蒋介石如芒在刺、寝食难安。1934年秋开始,国民党连续发动三次围剿,企图消灭陕北红军和这块红色根据地。1934年10月,蒋介石命驻扎在榆林的井岳秀的八十六师及地方武装对陕北红军实施“分片包围、各个击破”的战术,对红军发动围剿。在刘志丹的直接指挥下,陕北红军采取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先后歼敌数千人。至年底,敌人第一次围剿告败。蒋介石不甘失败,将当时在河北准备抗日的高桂兹的八十四师调回陕北,并纠集其他地方武装共五万余人,于1935年发动第二次围剿。在八个月的战斗中,陕北红军愈战愈强,先后解放了延长、延川、安定、安塞、保安、靖边等六座县城,将陕甘边和陕北根据地连成一片。这时的陕北红军已发展成二十六、二十七两个军,6个正规团,9000余人,另有游击队4000余人,革命力量空前壮大。至1935年8月击破敌人的第二次围剿,共歼敌5000余人,红军的武器装备也更加精良,并在战斗中逐渐形成了勇猛顽强、攻无不克、守如磐石的战斗作风。

1935年夏,蒋介石亲任“西北剿匪总司令”,将张学良的东北军调入陕西,并立即派遣其主力进驻陇东、陕北,至洛川延安一线,同时调集晋军、宁马、西北军共约15万人,对陕北根据地进行第三次围剿,妄图一举消灭之。刘志丹率红军采取机动灵活的作战方式,围点打援,消灭敌人数部。9月底的甘泉战役,我军采取截头拦尾、两面夹击的战术,全歼敌军两个团及师部,共歼敌师长何立中以下五千余人。10月25日,红十五军团向甘泉以南榆林桥驻守的东北军一零七师的一个团发起攻击,一举歼敌4个营2000余人,生俘团长高福源。高福源是北大学生,思想较为开放,对蒋介石对外不抵抗、对内打内战的政策不满。经周恩来副主席的谈话教育后,高福源主动担负起了红军与东北军建立抗日统一战线联络使命,这对张学良转变思想,与红军合作一致对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1月的直罗镇战役又歼敌6300余人,为党中央到达陕北举行了一场“奠基礼”。

1936年,红军先后举行了东征、西征、北扩、南延等战役,使陕北红色根据地进一步扩大,基本形成了陕甘宁边区的雏形。10月红二、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的静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合,形成了自长征以来空前大好的局面。1937年西安事变后建立了全国抗日统一战线,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陕北红军编入了林彪指挥的八路军115师,奔赴抗日前线,首战平型关,一举歼敌千余人,打破了日本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日必胜信心,陕北红军将士获得高度赞扬。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撕毁国共和平协定,并于1946年发动了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在遭我解放区军民的迎头痛击后损兵折将,后改为对山东和陕甘宁边区重点进攻。为粉碎蒋介石这一战略阴谋,1946年底在边区成立由彭副总司令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同时组建了由警一旅、警三旅和骑六师(后为警四旅)组成的第四纵队,由陕北红军将领王世泰、张仲良分任司令与政委。这是一支纯粹由陕北红军编成的队伍。

1947年3月,胡宗南调集其主力共23万人,向延安发起进攻。敌军从洛川出发,左路由刘戡指挥,经宜川、金盆湾向延安进攻。右路由董钊指挥,沿西延公路,经茶坊、甘泉直奔延安。两路采取钳型攻势,企图包围歼灭西北解放军,占领延安以及整个边区。四纵警三旅担负了抗击右路敌军的重任,激战七天七夜,共歼敌5200余人,胜利完成了延安保卫战的任务,于1947年3月19日掩护党中央、毛主席撤离延安。

之后四纵在彭德怀的指挥下,先后参加了青化砭、羊马河和蟠龙镇战役,三战三捷,歼敌三个旅,给胡宗南以沉重的打击。1948年全军整编中四纵改编为第四军。在1949年7月的扶眉战役中,四军担任了切断胡宗南部队西撤退路的任务,保证了一野全歼胡部主力于关中地区,共歼敌四万四千余人。彭总当即通令嘉奖,并称赞四军“打得好,打出了好作风!”此次战役中,四军的许多部队被授予战斗英雄单位和个人称号。四军以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打退了敌人数轮突围、反扑,固守住了防守阵地,为确保这次战役的胜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在解放战争中,彭总郑重表扬一个军尚实属首次。

1949年8月兰州战役中,四军担任了攻击敌重要阵地沈家岭、狗娃山的任务并获得了重大胜利,受到了彭总的通令嘉奖。战后彭总亲自拟题在甘肃日报上刊载“夺取兰州重大胜利,四军建立战功”,详细报道了四军在兰州战役中的战绩。在进疆的途中,彭总特意在四军军部停驻一宿,面对四军领导,他说“四军打出了一个好作风,锻炼出一批好干部,出了几员战将”,并嘱咐“要保持与发扬陕北红军的优良革命传统”。又说“第四军十师、十一师的部队攻击沈家岭时,就像波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直到把敌人彻底冲垮”。彭总的嘉奖与赞许是对四军全体将士的最好的褒奖,从中可以看出彭总对这支陕北红军表达了特别的关怀与爱护。

2 扶眉战役十师三十团首获“战斗英雄团”称号

1949年4月,胡宗南盘踞多年的西安获得解放。胡率其残部退守秦岭山区及汉中一带,6月青宁二马匪首马鸿逵、马步芳合计拉胡宗南部队攻占咸阳并妄图夺回西安。此时华北野战军的十八、十九兵团划归一野指挥,西部战场上的兵力对比发生了根本逆转。一野的总兵力已达40余万人,远远超过了国民党的部队。6月下旬,胡宗南派出其仅剩的主力第十四兵团,由宝鸡东进至咸阳一线,二马也进抵咸阳以北地区。此时,彭总制定了“牵胡打马”的作战方针,命十九兵团对进犯咸阳的青马八十二军发起猛烈的炮火袭击,用数百门大炮对密集冲击的敌骑兵实施大面积的密集火力打击,一举歼灭敌青马6000余人。这使得青马与解放军对阵十余年来首次尝到了炮火对骑兵的厉害,立即抱头鼠窜,西撤至彬县、长武一带。

1949年7月7日,我完成测绘员的集中学习后被分配到十师三十团。当我去向参谋长张立志报到时,他看了看我,问多大了?我说16岁。由于当年我个子小还像个娃娃,说话间李锡贵政委进来了。参谋长介绍说,这是新来的测绘员小陈。李政委和我握了握手,说“欢迎你来团工作”,并对参谋长说“马上要打仗了,照顾好这个小同志”。李政委中等个偏瘦,当时不太讲究军容风纪,总是歪戴个帽子,走起路来两手往后背一抄,走到哪里都能和战士们有说有笑,可是打起仗来却是另一番景象。他总是让团长在指挥所全面指挥战斗,自己亲自带领一线部队冲锋陷阵,勇猛无比。团长武自升身材健硕,非常乐观,能吃能喝,官兵私下叫他武胖子,打起仗来英勇顽强。副团长李友益,吴堡人,没文化却是陕北红军有名的战将,曾在1935年的攻占延长县城时,面对敌人猛烈的防守火力,他端一挺轻机枪、脱掉棉衣光着膀子第一个冲上城墙,在陕北红军中名传一时。

11日下午3时许,作为野战的尖刀师——四军十师和尖刀团的十师三十团,从礼泉城南出发,向罗局镇进发。刘懋功师长亲自带领我团尖刀连三营八连,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经临平、法门寺,过漆水河、青华镇、益店,翻了三大塬、四条河,仅用14小时,行程140里地。次日拂晓,部队抵达罗局原。当时敌军正在渭河川沿铁路线分多路纵队向宝鸡方向开进。刘师长命令全师迅速冲向敌阵,将敌军六十五军的前卫团分割、包围。至十时许,将其全部歼灭,共歼敌1300余人。彭总发贺电祝贺十师夺取罗局镇、眉县车站截断敌军退路的重大胜利,并勉励再接再厉,为夺取战役的最后胜利,努力战斗。

当时我团由刘家源至李家塬由北向南一线展开阻击敌人的进攻。一、二营在北边防守,由李政委直接指挥;三营在塬畔上设防,由团长武自升坐镇指挥。团指挥所设在原畔上一下掘式的窑洞院内,有一斜坡路通向院子。团长的电话机就安放在斜坡路上,此处距前沿阵地也就二三百米,前沿阵地的战况一目了然。作为测绘员,我在交战时就蹲在团长的一边,看其指挥作战,也准备随时听候派遣。上午11时许,敌三十八军主力蜂拥而至,向三营阵地发起轮番进攻。敌军为了使胡宗南主力部队逃脱被解放军歼灭的危机,攻击性极其强悍、战斗异常激烈,枪炮声厮杀声不绝于耳。战斗中间,三营长马成林在电话中说“,报告团长,敌人冲击很猛,部队伤亡很大,快要顶不住了!”武自升团长命令马成林营长:“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守住阵地!”此时在一旁的师长刘懋功接过电话,以清脆洪亮、无可置疑的声音对其命令道“马成林,我是刘懋功,你们要坚决守住阵地不许退后半步!哪怕打剩到最后一个人也要坚持到底。”马营长那边放下电话,一跃而起,率领全营战士向敌猛烈冲过去,进行白刃格斗,再一次打破了敌人的进攻。不一会儿三营副教导员景德山打来电话:“报告团长,营长马成林,副营长王天才牺牲了,教导员侯有福负重伤。”只见武自升团长含着眼泪说“为牺牲的烈士们报仇!你要指挥全营战士继续战斗。”三营先后击退敌人的七次进攻,敌人的最后一次,冲入我军阵地时,我三营仅剩40余人,眼看就要冲到师团指挥所来了,情况十分危急。只听十师政委左爱拔出手枪大喊一声,“共产党员们!不能让一个敌人突围呀,跟我上!”响亮的命令激励着大家,于是师团指挥所所有干部战士三十余人一起冲向敌阵地,一顿猛打,挡住了敌人冲锋。政工干部英勇能战也是我团的作风之一。我由于手中没有武器,只带了三颗手榴弹,就从弹袋中取出来,拉出引线,跟着左爱政委一起冲向敌阵。在这危急关头,十一师三十一团王学礼团长带领的部队从敌人冲锋阵营的翼侧发起攻击,夺回了失守的阵地,解除了危机。与此同时,我团一、二营在李锡贵政委的指挥下,在正面防守阵地上,连续打退敌十余次进攻,为保证这次阻击战的胜利,也付出了重大牺牲,确保了阵地一寸不失。战斗打到了下午4时,三十团与十师的兄弟部队合力,将残敌压向沟底与渭河滩,除部分敌人逃入渭河中被淹死外,余部尽被歼灭,共歼敌5000余人,生俘3200人,十师伤亡2000人,其中三十团伤亡800余人。

战后彭总特意来看望十师三十团,多加勉励,并授予三十团“罗局战斗英雄团”,颁发“能攻能守”锦旗一面;授予三营“罗局战斗英雄营”;三、四、七连“战斗英雄连”的光荣称号,以及多名个人战斗英雄称号。建国后三十团获得的这面锦旗被军事博物馆永久收藏。

3 兰州战役再立新功

1949年8月,彭总率领一、二、十九兵团,发起兰州战役。兰州是当时国民党在西北占据的最后一块军事要地,由青海马步芳的主力据守。兰州地形险要,南北高山对峙,海拔2000米以上,山高多在500米左右,真是山大、沟深、坡陡,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在这南北高山谷地间又有黄河流过,当时的兰州城就坐落在黄河南岸的平地上。在城南的皋兰山、马架山、沈家岭、狗娃山上,敌人构筑有坚固的防御阵地,明、暗碉堡密布,堑壕纵横相通,阵地前布有地雷、铁丝网,并将高山两侧削成近乎90°断崖,更增加了我军进攻的困难。马步芳派其子马继援指挥青马主力八十二军、一二九军又两个旅,共五万余人防守城南各阵地。马继援吹嘘说:“兰州是攻不破的铜墙铁壁。”

1949年8月20日,一野司令部命令四军攻击沈家领、狗娃山,六军进攻皋兰山,六十三军进攻豆家山,并于8月21日晨发起全线进攻。由于对地形、敌情,特别是坚固的防御工事不甚了解,打了一天,除十师二十八团攻占了上、中狗娃山的敌部分阵地外,余均失利、毫无进展。于是彭总下令停战三天,以摸清敌情、防御设施、地形状况,拟定具体的作战方案后再行进攻。三天后的8月25日,各部队对敌阵地发起了全面攻击。四军十师以二十八团为主向下狗娃山进攻;三十团为军、师预备队,驻西果园地区以随时支援一线部队;十一师以三十一团为主,进攻沈家岭。沈家岭是一条长约1000米,宽约200米的南北向长梁,略呈葫芦状,被称为兰州的锁钥,地位十分重要。敌人在山梁上修筑了三道极其坚固的防御阵地,用战壕相连接。东西两侧,梁畔上均削成6~10米高的陡坡,上面构筑了横向工事、掩体、碉堡、枪眼,形成东西交叉火力,对我军威胁极大。上午10时许,三十一团突破敌第一道防御阵地后,敌方开始组织整团整营的兵力反扑。经过连续击退敌11次反冲锋,三十一团伤亡很大。待到推进到底第二道防御阵地前沿时,全团2000余人只剩下不足300人,已无力发起进攻,只能抗击敌的反扑,战斗形势极度危险。此时在狗娃山指挥战斗的十师刘师长观察到沈家岭的不利战况,乃命三十团政委李锡贵,副团长李友益率三营直奔沈家岭支援三十一团。三营进抵敌第二道防御阵地前,与三十一团团长王学礼交换意见后,认为只一个营的兵力难以克敌制胜。于是,李锡贵政委对王学礼团长说,“你统一指挥两团部队,抗击敌人的反扑,我下去将三十团全部带上再发起进攻。”在此之前,四军军长张达志已命令十师三十团其余两个营,在团长武自升带领下向沈家岭挺进。李锡贵政委在越过一崾岘时,由于地形开阔,不幸被两侧暗堡中射出的子弹击中胸部倒地牺牲。正好武自升团长率部赶到,看到李政委牺牲,义愤填膺,振臂高呼“,坚决消灭马匪军,为李政委报仇”。全团在第二道防御阵地前发起冲锋。先由十师副师长葛海洲指挥的军师炮兵群对沈家岭二道防御阵地进行猛烈的火力打击,敌人的防御工事大部被摧毁。副团长李友益指挥全团十几挺重机枪,密集对敌有生力量进行攻击,敌人的防御渐成虚设。随后,全团十几名司号员一字排开,共同吹起了响亮冲锋号。武团长命令全团发起冲锋,一举将敌第二道防御阵地突破,并将守敌尽行消灭。在冲击反冲击中,三营营长萧树仓在白刃格斗中夺下敌人一把马刀,一连砍死6个马匪。八连连长李国斌一口气摔出了100多颗手榴弹,炸死敌人无数。我军将士就是凭着这股英勇善战的大无畏精神,战胜了凶残的马家匪军。下午4时许,炮兵延伸火力,我团将士们向敌最后一道中央阵地发起冲击。推进中,东西两侧的暗堡阵地中发射出交叉火力,对我军威胁甚大。战士们采取抵近爆破,集中火力压制,将其一一消灭。此时敌人的有生力量已消耗殆尽。我团于下午6时许顺利攻占了位于求治院一带的敌最后一道防线,沈家岭战斗胜利结束。在沈家岭战斗中,前后共歼敌5个团,9000余人。8月25日夜,十师在刘懋功师长指挥下,与友军一起,像兰州城内的残敌发起扫荡。从七里桥开始,先夺取西门,一直攻到东门,至8月26日凌晨全歼敌城内之敌,兰州宣告解放,共歼敌4.2万人。

战后三十团再获战斗英雄团称号,获得野司颁发的“长攻善守”奖旗一面。三十团四连副连长丁兴发、二十八团八连副连长张保英、班长伍德仁获战斗英雄称号,并光荣出席了第一届全国英模大会,受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的亲切接见。

“战斗英雄团”西北野战军一野四军十师三十团的战友们,你们的事迹将永载史册!

新闻推荐

静静的洮河

景晓钟洮河,静静地从长城脚下流过。那一轮皎洁的弯月,像一把银子打制的锁子,把守着秦朝西陲的千里河山。那一道道壕沟墙垣,像...

临洮新闻,有家乡新鲜事,还有那些熟悉的乡土气息。故乡眼中的骄子,也是恋家的人。当我们为生活不得不离开临洮县而漂泊他乡,最美不过回家的路。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梦回吹角连营 忆“战斗英雄团”西北野战军一野四军十师三十团)
频道推荐
  • 青芝源香菇种植示范基地一角(12月14日摄)。
  • 梦回吹角连营 忆“战斗英雄团”西北野战军一野四军十师三十团
  • “巧手儿”胡爱霞新定西·定西日报记者 文爱凤
  • “陇上神泉”带您尽享美好人生 通渭温泉康养助推冬春季旅游消费新定西·定西日报记者 王宏宾 刘亚萍 摄影报道
  • 通渭:“放管服”改革改出高效政务新环境
  • 热点阅读
    为爱英勇,是坏女人的骨气... 请回答2020 谁烧红了素媛案的熔炉?... 红玫瑰的花生酱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电影蓝皮书预计今年全球票房约为去年... 刘纯懿没被喜番 “如何不内卷”还是... 电影蓝皮书:初步估算今年全球电影票房...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