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渭南 今日华州 今日韩城 今日华阴 今日蒲城 今日富平 今日潼关 今日大荔 今日合阳 今日澄城 今日白水
地方网 > 陕西 > 渭南市 > 今日渭南 > 正文

选择戎装的青年:入伍是我的“福气”

来源:新京报 2021-05-05 00:59   http://www.yybnet.net/

新兵训练不到一个月,李金龙已经瘦了将近30斤。

本版图片/武警北京总队新兵八大队 通讯员 亓立斌 张双凤 摄训练中的赵国良。任宗钰曾在2017年入伍,2020年大学毕业后再次参军。

“桌子上的杯子要放整齐、早上六点必须起床、每天下午四点到六点要进行体能训练。生活需要规则,每个规则都有意义。”赵国良在读旅游管理专业,他最爱自由,经常和同学们自驾出行。日子久了,却觉得生活太过懒散,会想起退伍在家的姥爷,年近70依旧精神矍铄的样子。赵国良说,“包括我的选择,也有我自己的意义。”

任宗钰刚退伍返校时,显得和同学们有些格格不入。同学们晚睡晚起,不叠被子,垃圾乱丢;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定时锻炼,打扫宿舍,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李金龙大学毕业后考上了老家的教师编制,家里开始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生活稳定安逸,父母家人都放心。”李金龙差不多能看到自己未来生活的样子。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去当兵。

2021春季招兵时,任宗钰选择二次入伍,李金龙放弃了“铁饭碗”,赵国良则走出了校园。

“不当兵会后悔一辈子。”李金龙说。李金龙的“军营梦”经历过一次失败,这次算是踏上了入伍的末班车。他已经24岁了,这是征兵的年龄上限,今年能如愿,被他视作是一种“福气”。

再着戎装

2019年退伍返校后,任宗钰一度难以适应校园生活。

任宗钰结束的是两年义务兵,从福建漳州回到位于南昌的一所大专院校继续读书。离开时他上大一,回校后需完成剩余的两年学业。

他依旧保持着在部队培养起来的作息,早晨6点起床,每天定时锻炼身体,按时一日三餐,这样的生活让同学羡慕,但他们眼里的“自律”,不过是任宗钰从部队里带出的习惯。

寝室同学晚睡晚起,不叠被子,垃圾乱丢,他心里别扭,买来更大的垃圾桶和垃圾袋,提醒大家垃圾入桶,定时做大清扫。

任宗钰也有担心,同为室内设计系的同学观念更前卫,思维更开阔,同宿舍的3个男孩比他小两三岁,玩的都是任宗钰没见过的游戏,同学们追的剧自己也所知甚少。

“大学生活自由、热闹,但我经常觉得很失落,没有目标。”任宗钰说,他偶尔会拿出从部队拿回来的被子,白天叠成豆腐块,夜里盖在身上,“这样特别踏实”。

2020年,任宗钰的学校新生入学军训,他被任命为教官。

时隔一年再次穿迷彩服,系上战术腰带。操场上响亮的口号和熟悉的队列训练让他再次找到了士兵的感觉,“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大学毕业不久,任宗钰赶上了春季征兵,他想二次入伍。

任宗钰4年前服役于某野战部队,回忆那段时光,他也确实直言“苦”,“实战训练经常就是在挑战我的极限。”

“你尽了服役义务,再去吃那苦干吗?”爷爷这么劝阻。父母也希望独子留在身边,在南昌找一份稳定工作,寻一个好女孩结婚。

但这与任宗钰的愿望有悖,“当时退伍是因为学籍只能保留两年,我要回来完成学业。现在毕业了,我的军营梦还在,干吗不去呢。”

“我想当兵”

2021年3月,任宗钰成为武警北京总队某支队一名新兵。

他显然比身边其他新兵更适应这样的生活。高强度的训练不在话下,有时任宗钰还会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安慰战友,“确实苦,但熬过来你就知道,自己有多强。”

“是的,太难了。”任宗钰的战友李金龙说。

李金龙毕业于渭南师范学院化学系,毕业后考取了老家榆林的教师编制,成为了一名初中化学老师。稳定而体面的工作落定,家里人开始给他张罗着介绍对象,李金龙说,他差不多能看到自己未来生活的样子,“挺好,生活稳定安逸,父母家人都放心。”

但他心里有个遗憾未解,“我想当兵”。

李金龙的外祖父曾是军人。小时候,他从姥爷的口中听过一些军营故事,能记全的故事几乎没有,但印象里姥爷提起那段时光时情绪激动,看起来很傲气。

尽管嘴里一直念叨着“当兵连饭都吃不饱”,但老人回忆起来满眼闪光。李金龙好奇,“这是一种什么生活呢?苦,还这么有吸引力。”

21岁的山东人赵国良来当兵,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姥爷的影响。

姥爷一直住在东北,他只在10岁前跟着母亲回去过。印象里,当时年近70岁的姥爷身姿挺拔,精神矍铄,屋里还有一张姥爷着军装的照片。

家人有意愿让赵国良当兵,高中毕业敦促他报名入伍,但那时他没同意,觉得“不自由,不想被约束”。

大学生活确实自由。他是旅游管理专业,经常和同学们利用假期自驾出行。平日除了上课,他还做了兼职,每个月3000多元的收入足够自己过得滋润,诸如喝酒、唱歌、购物、旅游。

两年后,这份“滋润”变成了迷茫。

赵国良觉得自己过得太散漫放任,“有点迷失。”身边也有同学和任宗钰一样退伍归来,他觉得那样的年轻人和自己不太一样。

他决定,去当兵。

2021年3月,赵国良成为武警北京总队某支队一名新战士。

纯粹的目标

4月初,新兵训练正式开始。

李金龙身高有1米8,体重190斤,刚刚24岁就已经患有轻度脂肪肝。

跑步掉队、杠上掉落成了李金龙遇到的常事。为了和像任宗钰他们一样的战友有一样的入伍起跑线,他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加强训练。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李金龙瘦了近30斤。他有时会回想姥爷说的那种军营生活,“虽然不像姥爷他们那会总吃不饱,但训练的苦真是让人刻骨铭心。”

清明节小长假,新兵连组织了一次拔河比赛,李金龙所在中队得了冠军,“每个人都很纯粹,只为了一个目标拼搏。”

新兵训练期,每个星期只有两次拿手机的机会。任宗钰会翻看微信朋友圈,以前的大学同学分散在各地工作生活,有人进了大公司,总是飞来飞去地出差;有人自己创业开了间工作室,加班成为常态;也有人辗转于各种展览、演出,生活很是热闹。

任宗钰会给同学们点赞、评论,但从不说羡慕,“我们追求的理想和目标不一样。”

还有朋友约赵国良长假一起出游。他隔了好几天才回复自己的近况,对方很意外,接连发问:“你怎么当兵了?”“你竟然去当兵了?”“你是怎么想的?”

“就像桌子上的杯子要放整齐,早上六点钟我们必须起床,每天四点到六点都要严格体能训练,生活需要规则,每个规则都有意义。”赵国良说,“包括我的选择,也有我自己的意义。”

新京报记者张静姝实习生黄琪峰

新闻推荐

渭南市救助管理站15名长期滞留人员有了身份证

本报讯(通讯员王西军)近日,市救助管理站联合市公安局临渭分局杜桥派出所,为在站15名长期滞留人员办理户籍登记手续和居民身份...

渭南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渭南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选择戎装的青年:入伍是我的“福气”)
频道推荐
  • 留给孩子们的礼物 宋雨萌
  • 古稀王中元:只为鹭鸟能有个安稳的家本报记者 何大龙 文/图
  • 兵爷爷鼓励孙子参军 好孙子在部队屡屡立功本报通讯员 刘炳林 杨萍 文/图
  • 宁强三百余名家长进学堂学习育儿之道
  • 这个清明节:文明祭扫、缅怀英烈、红色旅游本报记者 王宴
  • 热点阅读
    《第十一回》:镜像人生 《我的小尾巴》热播 网友评价“陪伴... 比可爱更高级的形容词 是长泽雅美...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改名“鱼丁糸”苏打绿商标返还败诉... 迪丽热巴、吴磊主演古装传奇励志剧,阐... 中疾控专家答疑 新冠疫苗与其他疫苗...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