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国内 百态社会 今日财经 今日股市 今日国际
地方网 > 焦点 > 百态社会 > 正文

满屏尽是表情 这样聊天真的好吗?

来源:成都商报 2020-04-05 01:09   http://www.yybnet.net/

网络正在成为如今人们日常沟通的主要方式,不论是微信,还是QQ,通过聊天工具,我们都可以及时与他人取得联系。

科技的进步,让聊天不仅仅是聊天,除了视频、语音、文字,我们还可以发表情。有人去世了,我们会发一个双手合十的表情;有人遇到伤心事了,我们会发一个安慰的表情;如果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以发一个笑脸。这些表情的出现,让虚拟时空的聊天,变得更有人情味了。

可是,凡事都有个度,有的人在聊天时,文字没打几个,表情却发了一堆。

这样真的好吗?扪心自问一下,这样的态度,到底有几分诚意?还是我真的不解风情?

聊天时只发表情不发文字 朋友,有你这么敷衍的吗?

我有个认识多年的异性朋友,蓝颜算不上,但彼此多多少少还是互相欣赏的,我们时不时微信聊个天,大多数时候用文字,偶尔语音,有事时就打个电话,并不经常见面。

但这位多年好友,最近这一年画风突变,聊天时动不动就甩表情包。这位朋友比我大十多岁,我都“不惑”很久了,他一个知天命的人居然还这么热衷于用年轻人的表情包,刚开始我还挺替他高兴,觉得这朋友很与时俱进嘛,心态年轻,于是我也跟着存了不少他的表情包,觉得时不时用一下也挺好玩。

然而最近,这个朋友好像与时俱进得有点过了头,越来越懒得打字了,你跟他聊天,无论你说什么,说多说少,他都能给你找出一个对应的表情包来回应,要不就是突然给你发个视频,或者歌曲什么的。我开玩笑说:你从外表上看不出来年纪,但你发的歌曲一下子就暴露了你的年龄。他还是不说话,发一个“恨你两秒钟”的表情包,我于是回一个“不好好读书就是这样,连字都不会打,只能发图”;他又发来一双藐视我的表情包,我也回他“一坨屎托在手上,信不信糊你脸上”的表情包;他依然不生气,再发一张捂耳朵表示惊讶的表情包。好吧,不开腔咱撤了,于是我发一张睡觉的表情包,Byebye了您哪!他回一张好好睡觉的表情包来。总之全程不打一个字,全部都是表情包。

虽然我们是朋友,但人家毕竟比我年长,我还真没法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请你打字或语音,我不喜欢表情包。但是,这样的天聊多了我是真觉得无趣。作为一个爱写字的人,没有了一个个敲打出来的文字,再可爱的表情包于我而言,都是敷衍。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我觉得你好不尊重我哦。”哪知人家仍然惜字如金,说:“真没有!”紧接着发了一个“爱心”表情包过来。我……还能怎样?心想:是不是该考虑友尽事宜了?

有一天闲逛到“知乎”,看到一个男生吐槽自己的女朋友,说每次找她聊天,她一般都不说话只发表情,问大家什么意思?下面的回复相当有意思。有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人就是不爱说话爱发表情包。但更多人建议:你该换人了,女朋友对你没感觉了!这让我一下子联想到了我那位异性朋友。是不是人家觉得我很无趣,不想跟我聊了而我还不自知?居然还为此生气,是不是太可笑啦?

算啦算啦,我还是以后按微信行规来,人家说话我说话,人家不说话我不说话,人家发表情包我发表情包吧。(杨小云)

坚决支持派

想跟不熟的人结束谈话,发个动画表情是最体面的收场

□天竺葵,34岁

我是一个热爱在文字聊天里加入表情的人。人和人交流,语气、声调和表情,我觉得往往比一句话本身的内容还重要。

可能是从小听爸妈恶声恶气吵架实在听烦了,我特别在意人与人之间能不能好好说话,哪怕是商量一件很不愉快的事,都尽量心平气和,没必要用态度来激化情绪。

这种在意转换到网络聊天时,就变得格外依赖表情了,各种常用emoji自是不在话下,同时对动画表情的热爱也与日俱增——既有常用的经典动画表情,也随时在更新一部分新的表情。

在这种心情下,我当然也很欢迎给我发表情的朋友。但动画表情和表情包相比,我似乎更喜欢动画表情——就是微信上“表情”一栏里可以下载的那些,感觉它们比较单纯也更好看。那些用各种网上照片或小视频改出来配文字的表情包,尤其是有真人脸那种,我不是很喜欢,但也不拒绝,毕竟,跟许多不算熟的人聊天时,想打个哈哈或者想结束谈话的时候,发个动画表情,真是最体面的收场。

我现在连说“谢谢”都几乎不打字了,全是动画表情。而且越来越觉得那种简单的表态诸如“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辛苦了”“早点休息”之类的礼貌用语,打字的效果比可爱有趣的动画表情差了太远。

尽管如此,遇上一些特别的日子,比如想给朋友发个别致点的“生日快乐”或“圣诞快乐”,我就觉得我收藏的表情包还是太有限了。直到有一天,我经高人指点,学会了在“表情”栏里用文字搜索对应的动画表情,那感觉简直就像一个哑巴突然能开口说话,别提多畅快了!

有所保留派

表情包本身并没有错 关键看发表情包的人有没有脑子

□鹿鹿,32岁

一直认为,聊天时发表情包是对言语不能表达部分的补充。聊天时发表情包是因人而异、因情况而异的,有的时候确实是为了缓解尴尬,但有的时候不合时宜的表情包可是制造了尴尬。

公司有个女同事雯雯特别爱用表情包,尤其喜欢自制表情包。她养了一只猫,平时在公司群里说工作,说着说着就甩出一张猫咪龇牙咧嘴的表情包,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久而久之她便成了谈话终结者。

后来她大概也意识到了,在群聊时减少了表情包的使用次数,也会在发完表情包后再补充几句文字,显得不那么尴尬。有一天,女同事莎莎剪了个齐耳短发,我们都夸好看,她自己也喜滋滋地发了自拍照在群里。雯雯看到了,发了一个巨大的黑脸表情包,群里瞬间鸦雀无声——因为那表情包后面还配了一句话:“这是在比脸大吗?”莎莎气晕了,要知道,剪短发的人最在意的就是脸型呀。

据说,如果一个人在聊天时连续使用两个表情包回复你,就说明对方没空或不想和你聊了,那么你就应该识趣地马上结束聊天。比如我有时候会在微信上跟朋友叨叨几句家常,连续两句换来的都是对方俏皮的点头或哈哈大笑的表情包,我便猜测对方肯定是在忙,但顾忌到我的感受,又不好直白地说出“我在忙”那三个字,这时我就必须马上结束话题,当然结束前别忘了来一句“不打扰了,有空再聊”。

是的,表情包用得好,不仅让人感受到那份体贴,更让聊天时增添了一份乐趣。

有一回我跟老公吵架了,赌气一天没理他,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他的道歉——一个卡通图案的保证书:“对不起,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右下角还有一个哭泣的小人儿,瞬间就化解了尴尬。试想如果他正儿八经给我发一段道歉的文字,我反而会喋喋不休地拉着他问“错在哪了”。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在聊天结束时发一个“谢谢”“好的”“收到”等表情包作为回应,显得亲切,但却非常讨厌“微笑”的表情包,上扬的嘴角却配了一对毫无生机的大眼睛,让人感觉皮笑肉不笑,不知对方意图。闺蜜就常常跟我吐槽她最近的相亲对象最爱用这个表情,让她大为光火,完全聊不下去。

这让我想起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同事,特别喜欢用微信自带的“娇羞”表情,几乎每一句话后面都带一个“娇羞”表情。问他要一起出去吃午饭吗?回复:“好的。”加一个“娇羞”表情,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夏天的时候,有天他收到女朋友发来的信息,抱怨太热了在地铁上都快中暑了,结果他给女朋友回了个竖大拇指的表情,女孩气呼呼打来电话问他啥意思,他说:“觉得你很厉害啊,中暑都挺过来了。”我们在一旁听得直叹气。

看来也不全是表情包惹的祸,跟使用者的情商大有关系。

表情包可以有,但不能太多

□周一菲,46岁

作为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我对表情包的态度是:可以有,但不能太多。

实话实说,我平常是很少用表情包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是搞文字工作的关系,我总觉得,就聊天这个程度,是没有什么情感或情绪是文字表达不了的,如果实在有过于强烈的情绪要表达,那就多用几个“!”或“?”,再不济,就用一连串“……”好了。当然,为了不让满屏的对话框显得过于“血雨腥风”,我一般还会配以微信自带的一些表情符号,最常用的是“惊讶”“尴尬”“大哭”“捂脸”“微笑”“抱拳”等一些非常常用的表情。也许在我这样的老一辈看来,就像手工做出来的食物一样,就算它不“美”,但至少足够“诚”。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文字也和手工食物一样,也许看起来有点四平八稳,但至少表明了跟你聊天的人的绝对诚恳。要知道,在这个动不动就语音的年代,还有人愿意和你一个字一个字地聊天,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这样的人,真的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就足够。

所幸,我还拥有好几个这样的朋友。也正因为如此,我对表情包的需求不是那么强烈。但我也不是老古董,适当、有趣的表情包也是欢迎的。我有几个90后小朋友,她们在和我聊天的时候,经常被我逗得“肚皮疼”,然后连甩几个呆萌的在地上打滚或甩脚的表情包过来。这时候,我就会觉得气氛特别融洽,甚至觉得自己都年轻了几岁,心情非常愉快。

当然这些小姑娘们也很懂得分寸,一般聊一次长天最多在中间大家聊得特别投机和结束时甩几个表情包过来,加起来最多也就五六个吧。那种动不动就甩表情包,以表情包为主文字为辅的聊天,还是少来。你手都残得字都打不动了,还聊什么天呢,还是尽早洗洗睡吧。

不过,在有些场合,表情包确实比文字更有存在的必要。比如逢年过节,领导在工作群里发红包,同志们都一溜儿的“发红包的人最帅”“谢谢老板”等表情包,只有我,打出字正腔圆的两个字“谢谢”,天哪,莫说领导,连我自己看着都诧眉诧眼的。有这么严肃?当然没有!这时,我就只好急慌慌地拷一个同志们发出来的表情包,礼多人不怪地赶紧发到群里。

新闻推荐

血写忠诚的“江海神探”顾瑛

新华社南京4月3日电(记者邱冰清)“一个人虽然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展人生的宽度。”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相关推荐:
娱乐 看点 广西 四川 山东 安徽
猜你喜欢:
冬瓜鲤鱼汤2020-04-05 00:41
评论:(满屏尽是表情 这样聊天真的好吗?)
频道推荐
  • 亚欧各国新冠疫情总体平稳 多国继续解除部分防控措施
  • 点滴见初心 枝叶总关情 东城街道安泰社区水城国际第二网格网格员 李新化
  • 调转枪头? 曾保护黑人的美军王牌部队成了政客的“马前卒”
  • 他是鲁能青训出品的天才少年留洋塞尔维亚只是第一个阶梯作为国少队长,他将冲击世少赛何小珂:眺望属于我们这一代的光辉岁月
  • “钟美美”模仿老师,是“负能量”吗?
  • 热点阅读
    黄冈一村支书醉驾撞伤姐弟俩逃逸被刑... 宿城公交念好夏季“安全经”... 美媒:纽约市实施宵禁4小时后 布鲁克林...
    图文看点
    别样“六一” “童”样精彩 柳钢幼教集团公司庆祝儿童节活动小记 别样“六一” “童”样精彩 柳钢幼教集团公司庆祝儿童节活动小记
    乡里乡亲
    广东湛江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 王思聪旗下熊猫互娱破产拍卖 原价600... 五部门发文 激励地方法人银行执行普...
    热点排行
    随笔 | 探“新”访“古”济源行 广东湛江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王思聪旗下熊猫互娱破产拍卖 原价600元福 五部门发文 激励地方法人银行执行普惠小 杜艳军、张继之分任山东平邑农商行董事长 俄罗斯累计超43万例 科研人员尝试“酸奶 一汽夏利重组受挫,员工安置方案未能通过职 上海有1例确诊病例今日出院 共计662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