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热点 娱乐八卦 今日明星 电视剧 电影 今日综艺 今日音乐
地方网 > 娱乐 > 娱乐热点 > 正文

一名网瘾老头的游戏晚年

来源:澎湃新闻 2020-10-23 09:19   http://www.yybnet.net/

编者按:老年人贫瘠的精神世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一种新的方式凸显出来。在当下,智能手机的触角伸向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大小平台为吸引老年人而做出越来越精准的设计。除了陷入假“靳东”骗局的中老年女性,本文也讲述了一个网瘾老头的故事。

作者 | 严柳晴

编辑 | 刘成硕

游家老伯伯,被人称作“老游条”。邻居们茶余饭后说,这根老游条,老得挺快,头秃了半只,头发也白了一半。你晓得吗?昨天又发生一件事,老游条迷上手机游戏,夜里不睡觉,白天睡不醒。游阿姨去买菜,出门前差遣他,“西兰花浸一浸,切好,等我回来烧。”半个小时之后,西兰花还在原地。老游躲在房间里,鼠标哒哒响。游家阿姨把一口锅“哐当”扔在地上:“就知道看电脑,就知道玩手机,早晚老年痴呆!“

左邻右舍跑来劝架,喊来居委会阿姨。这时候,游家一片狼藉,筷子七零八落地洒了一地,老游条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眼皮耷拉,闷声不响。游家阿姨说,白天打电脑,晚上看手机。催了一百次,不情不愿关掉灯。半夜里醒来,被子里亮晃晃,老游居然窝在辈子里,屏幕一亮一灭。游家老母一把掀掉被子“老头子,昏头了!”。

老夫妻俩属鸡,今年已经63岁。63岁的人,竟然为上网打游戏吵架。在游家住的这个老式小区,热心肠的邻居,总不能错过这部人间喜剧。他们从灶头间伸出头,看到战火愈演愈烈,索性开门劝架。热心肠大妈打电话通知游家儿子游小明:“小明,在上班?不要上班了,快点回来,你家里两只“鸡”,又斗起来了。”

老阿姨眼里,游小明是个做事四平八稳的年轻人。这个性格,和从小到大听到的教诲有关系。老一辈总对游小明耳提面命,这语重心长的样子,像是要托付万古江山。“你家爹妈,为了你,这么辛苦,以后要好好回报他们啊!”游小明2010年毕业工作,千不该万不该,头一笔年终奖,给老头买了一部笔记本电脑。同时,家里装上了无线宽带,老游无拘无束地驰骋网络世界。他每天刷热点新闻,看八卦。当然,最喜欢做的事,还是打网络游戏。老游看到游戏,就像老鼠跌在米缸里。

老游开了个QQ游戏帐号,起名为“游戏人生”,人如其名,他每日坐在电脑前,神游四方,直到半夜三更。夜深人静时分,老游玩得如痴如醉,隔空怒吼电脑屏幕上的最队友,“傻蛋!”“蠢材!”“牌臭”,对面一栋楼的邻居吓得不轻,白天问游阿姨:“你们这幢楼,晚上有人,吃饱老酒,晚上骂人?”游阿姨忍住对丈夫的怒火,轻描淡写地说,我没听到呀?大概是有人是夜游神,晚上看电视剧吧。

“游戏人生”这个账号经过数年“耕耘”,已经晋升为超级玩家。斗地主游戏里,老游从“包身工”“短工”“长工”,拾级升级到“大财主”,和“通判”。如果谁动了他的帐号,打输了牌,扣掉了若干分,老游一整天茶饭不思。老游那么拼命,好像是为了追求在虚拟世界中的“积分”或者“等级”?倒也未必。老游同样迷恋一个单机游戏“蜘蛛牌”,这个游戏没有队友,没有对手,老游乐此不疲,每日和电脑牌局交战,直到打通为止,老游条的理论让人哭笑不得:打牌就是人生,牌打通了,这一天的生活也就通了。

老游正在玩“欢乐斗地主”(作者供图)

老游沉迷游戏之后,游家夫妻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具有。每逢家丑外扬时,居委会的阿姨,隔三差五给游小明打个电话,让他尽早赶回。一日,阿姨一本正经地说,请来一个专家,要给游小明做“思想工作”。游小明刚见完客户,一身天蓝色的西装领带,在居委会一面锦旗下面,毕恭毕敬地坐好。专家是个斯文的小姑娘,皮肤白白,戴一副眼镜,手上端一本笔记本,字迹工工整整。小姑娘不紧不慢地讲了一通大道理,“心理学专家说过,老年人网瘾,大多都是因为孤独。你是独生子女吧,还是要“常回家看看”多陪他们,给他们培养兴趣爱好。”

游小明听完一席话,像被清算了一笔糊涂账,只能客气地点点头。小干部讲的那些内容,他早就思考了无数遍,培养兴趣爱好这件事,早就照做了:给家里的老头老太,报名音乐培训班,钢琴班,老年大学摄影班,还买回一根鱼竿。结果呢?培养兴趣爱好,比登天还难。电钢琴、照相机在家吃灰,鱼竿挂在阳台吃土。游小明还在电视上看到一档节目“给爸妈一份礼物,帮他们赶走寂寞”,他特地用IPTV回放,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别人买的东西,别人想到的“兴趣爱好培养方案”,他早就想到了,东西没少买,对父母的“教育投资”一样不少,但是,“成绩单”大相径庭。

80后这一代,多数人的父母没有上过大学。80后的爸妈们总会痛心疾首地说,他们不好好学习,都是被时代耽误了。但事实上,在他们“被耽误”的同等条件下,人一样有高下之分,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人家的爸妈”——和老游年纪相似的老头儿,跑东跑西到处采风,给小区里的邻居拍照片,还出了一本摄影集。当然,小干部说了,这样的爱好有点“高级”了,把老子当儿子管,不太合适。那么,要求放低一点,对老游这样的平庸之辈,哪怕就算是打太极拳,跳跳广场舞,那也算不错。游小明每天进出地铁站,站口有个花园,老先生、老太太一个个身姿矫健、眉飞色舞,倒是写字楼白领,每天被糟蹋得像颗落市的卷心菜。街道里,人家的爸妈参加毕业演出,又唱又跳,钢琴提琴,有模有样。老游的钢琴班,不了了之。上课十几次,老师抽查,老游弹不出,又不肯练习,怕“坍台”,干脆缩在家里,一逃了之。游小明看不下去,“钢琴班特别难报,你就不知道用功点?”老游一句话顶回来,“我一把年纪了,做了一辈子了,还要叫我读书?”。游小明翻出一张老年大学汇报演出的邀请函,“看看,人家的爷娘,你怎么就不学好呢!”

老游为自己辩解,人家的爷娘,在工厂上班时,工作清闲,坐坐办公室,日子舒服;钢琴弹得好,是因为人家家里,老祖宗是资本家,“家里有噱头”;还有那个斯斯文文的阿姨,家里有个孙女,和孙女一起学。老游还会再补一句“学钢琴没必要,学下去很贵的,钞票要存着,以后用钞票的地方多了。”总之,学渣总是这样,问他为啥不学好,横竖都是理由。

老游年轻时候,绝对不是个学渣,也不是这副整天睡不醒的样子。他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健挺,走路带风。恢复高考第一年,只复习一年书,就去考大学,就差了三分,那年头条件有限,复读不起,就上了技校。技校里面两门主修课,工技、农技,老游都是满分。不过,工作之后,就不怎么如意。国有企业几番风雨,周围人经历过“合并重组”,经历过“4050”。 老游所在在国有企业,效益年年下滑,90年代末,托人换了一份工作,不料没有合适的岗位,只能在工厂做重体力劳动,年中无休。在老游毫无波澜的生涯当中,也碰到过几次机会,一次是同事引荐,外派到中东地区做技术专家;另一次,老工友介绍,引荐到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这家外资在中国刚起步,广纳贤才,开出高薪。老游左思右想,走出体制风险大,家里头,孩子还小,外出闯荡,总有风风雨雨。想来想去,所有的机会都在被一一错过。几年后,被人问起,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居然放弃了哦?老游都会回答“喏,都是为了这只“小赤佬“”。

每次听到父母说“都是为了你”,游小明总觉得冤枉,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欠了一屁股人情债?他并没有让父亲多操心。他性格四平八稳,读了个还不错的大学,毕业后顺风顺水,在调研公司上班,工作几年里,勤勤恳恳又八面玲珑,被老板器重,连升几级,有了点积蓄,自己买房还贷。隔壁邻居说,老游呀,你解放了,终于不用为儿子活,你可以享受人生了。老游不知道怎么享受人生,总觉得自己报废了。除了帮老婆买菜烧饭,什么都做不了。嘴里经常唠叨,老了老了,就是“废料”了。

总而言之,不管是家里的柴米油盐,还是外头的琴棋书画,对老游来说,都是干扰,老游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缩到一个壳里,喊着老了老了,然后心安理得地,和他的网络游戏相依相伴。

游小明慢慢发现,老游对依赖网络,已经到了“上瘾”的地步。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但是,只要断了网,他,可以和你拼命!游小明正在和客户对战的一天下午,外头狂风暴雨,老游一个电话,打到游小明的公司:完了!完了!游小明腿脚发软,结果一听,是暴雨打雷,路由器坏了。

“你先睡会儿,我晚上回来弄”。

老游催促,“你早点回来哦,路由器坏掉,怎么玩电脑?”

晚上回家,老游坐立不安,像浑身长满跳蚤一样。游小明修好路由器。老游一声欢呼。夜生活又开始了,他搬出小板凳,笔记本放在床沿上,一米八的个子折叠在板凳上,夜以继日,通宵达旦。老游某天喊晕,一量血压,上压直冲180。又有一天,老游忽然腿脚不能动弹,一家人惊恐万状地把他扶到医院,医生说是静脉曲张,需要动个小手术。游小明母亲在医院陪护,游小明顶替了半个晚上,像是从西半球飞到东半球,倒了一个大时差,上班像踩着棉花,神魂颠倒。游小明被老板差遣算个数字,他神魂颠倒,把6看成9,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

老游康复出院后,游小明气呼呼地给父亲洗脑:如果“放纵”下去,后果不得了。生个毛病,害人害己!他想到小时候流行的“戒网瘾夏令营”,提出老游看心理医生。老游听闻,像个被点燃的炮仗,“我不抽烟,不喝酒,就打打游戏,怎么了?”另一个确凿的理由是“我又不用读书,不用考试,打游戏又不用钱,你管那么多,干嘛。”

不读书,不考试,就可以痴迷游戏,到这种“六亲不认”的地步?游小明想不通,他小时候,谁家小孩是“网瘾少年”,那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游小明有个堂兄弟,长得肥肥胖胖,绰号油墩子,油墩子住在老房子的对门。油墩子对他说,“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游小明跟着油墩子走了一千米,看到一间小楼,楼上几个大字,叫做“荆州书院”,门一打开,明晃晃一排排电脑屏幕。“你怎么带我来这里?”,游小明说,家里人早就提醒他,不能来网吧,盯得紧。果不其然,出门才二十分钟,就被住在附近的阿姨带回了家。老头子一本正经地教育他,你晓得吧,去网吧?那是“堕落”!

那句话没有错,网络就是“堕落”,老头不能再“堕落”了。

2014年是移动互联网热火朝天的年头,年轻人都换上了智能手机。游小明给父母各买了一台。新手机送到,游小明先卸掉手机上的搭载的游戏,和父母“约法三章”:手机我们买好点,赶赶时髦,带手机多出去逛逛街,拍拍照。但是,游戏不能玩,玩游戏就是“堕落“,害人害己。

游小明本来还有些担心,手机操作挺复杂。手机买来了,老头老太会玩吗?不久之后,他发现这份担心,纯属多余。那一年,一线城市手机APP竞争白热化,几家互联网公司试图突破中老年市场。他们派出实习生,专门教老年人操作手机。游小明的客户公司,还特地办了一次“教父母玩智能手机”的活动,花了大笔市场预算,手把手教学,下载手机应用程序,教他们用手机买东西,打电话,交朋友。

自从有了智能手机,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老游的生活更加疯狂。游家老夫妻,分别被老同学、老同事拉起同学群、同事群。老游的周围,出现了一群同学、邻居,他们沦陷在网络世界,各有各的痴狂。有人刷抖音,每天听三十遍神曲;有人每天早上准时醒来,点开各APP上面的浇水小程序,转发给各亲朋好友。群里的同学,还给老游推荐了几个游戏,果不其然,老游一沾就上了瘾。

知乎上关于老年人网瘾现象的讨论

在这群老年人的网络世界里,最恐怖的病毒,叫做“贪小便宜”,一群疯狂的网瘾大叔、大妈、大伯,玩起电商平台上的省钱游戏,不舍昼夜,忘乎所以。游小明的姑姑,痴迷于一款农场手机游戏。她早起“浇水”,午睡后“验收”。敦促每个亲戚“浇点水”,”拼一单“。在虚拟农场“耕作”三个月之后,阿姨收获了一箱猕猴桃,她坐地铁,搭公交从东北角的杨树浦赶到西南角的动物园,辗转了大半个上海,把猕猴桃分给亲戚“雨露均沾”,游家分到了六只。游小明粗粗算了算,姑姑做了亏本生意,偷鸡不着蚀把米。这群爷叔阿姨真是有意思,贪小便宜的过程,那么津津有味,可以不计得失,不计成本,心甘情愿,真不知道,是谁给灌了这个迷魂汤。

老游彻底“沦陷”在网络世界,对家务事一概不管不顾,亲朋好友到访,老游像一根木头桩子一样闷声不响。亲戚问老游:老游,你怎么受刺激了?老游,你每天在手机上看啥“西洋镜”,讲给我们听听。只要话题一转到手机游戏,老游立刻滔滔不绝。怎么抢到金币,抢十天就能给儿子买顶帽子;怎么在虚拟农场养一条狗看住“果园”,怎么喂养招财猫收金币……夫妻俩开始没日没夜的争吵,老游整天被妻子数落:买菜丢三落四,从来不记得清洗浴室,快递按门铃,都没人接应。又一场争吵不期而至:游家母亲去菜市场,提两袋鸡鸭鱼肉,在楼底铁门按门铃,没人开门。门铃持续响了十分钟,游阿姨走到家门口,一通猛锤。老游开了门,游阿姨把两大袋的鸡鸭砸向他的脑袋。整个楼房响起声嘶力竭的怒吼。居委会阿姨又来了,又把游小明从公司喊了回来。

稀里糊涂的阿姨们,再次不分青红皂白,一股脑儿地对游小明说,小明啊,你爸妈说,都是你,老大不小了,不结婚。结婚了,有孩子带,你爸妈就好了。

结婚就会好了吗?稳稳当当的游小明,果然在三十岁那年结婚了。但,父子的关系陷入冰点。婚礼到了开始时间,客人饿着肚子等待婚宴开始。司仪在乱哄哄的酒席间大喊,双方父母准备呀,上台啦,喂,新郎的爸爸呢?老游坐在角落里,还在收农场的水滴。游小明火了,一把夺走老游的手机。老游不声不响,跟着新郎新娘上台表演,满场的人,看上去都欢欢喜喜,就是看不出老游的心情,他的表情显得那样寡淡,看不出是开心,还是烦恼,他好像那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想着回到家,打开电脑,打开手机,打通一个扑克通关,给猫狗添粮草,给农场浇水,他好像不属于这个人情往来的现实世界。

婚后的游小明离开了家,和父亲几乎不交流。与自己的母亲,只是简单地电话问候。

“妈你今天好吧”“蛮好,休息天来吃饭”。

“老头子呢?”“他还有啥花头?看手机咯”。

婚后的蜜月期,游小明的公司接了一个大项目,他只能放弃蜜月,花大把的时间,“伺候”一个互联网客户,夜夜晚归。客户提出要求,发掘“银发经济”市场,摩拳擦掌进攻老年人的世界。这家客户公司崇尚“狼性文化”,经常下班后下达指令,乙方连夜赶工。游小明和同事叫了外卖,咖啡、奶茶,办公室里喷香喷香。

老板大步走进办公室,看到游小明的瓶瓶罐罐,拍拍他的肚皮说,年轻人,这么吃下去,恐怕要变大块头。人连自己的体重管理不好,怎么管理别人? 60岁的CEO,身材挺拔,游小明暗想,同样是60岁,真是大不相同,有些人活得那么饱满,他们事业有成,英姿勃发,想法迭出,还三天两头,闹出几个桃色新闻,另一群同样年纪的人,只能窝在家里,他们的人生就像老房子的枯藤,每天蜷缩在角落里,说自己“老了老了”。CEO又讲了一句:年轻人,别乱吃东西,控制自己的欲望,学会自律,你不自律,就会忘记生活的意义。游小明支唔了一声,蛋糕噎在喉咙里,这是一块添加芝士奶油的蛋糕,只要融进嘴里,就觉得放松下来,成年累月被工作折磨,只有在这一个瞬间,真正地属于自己。这一天,他似乎理解自己的父亲。那一个晚上,他好像在成堆柱状图、直线图、气泡图里,看到了那些像抽大烟一样,横七竖八躺在沙发上,躲在被窝里,翻看手机的老人们。他们没有那么精神昂扬,他们没有事业,他们说自己就是“废料”,他们是商业社会,束手就擒的战俘。网络让他们兴奋、狂欢、止痛,填满无意义而漫长的余生。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父母的家里,那个家的窗口,有个健朗的父亲,他曾经春风得意,他工技、农技都考了满分,他有无限的机会,他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在网吧“堕落”,他从来没有想到,未来的自己,竟然是一个“网瘾老年”。

新闻推荐

工作才三个月 我胖了30斤 | 长胖 是对工作的基本尊重

原创编辑部大鱼常笑健康晚上10点,小王从办公室挣扎着下班了,在饥饿的驱使下,去路边的烧烤摊烤串就啤酒慰劳自己疲惫的一天。...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一名网瘾老头的游戏晚年)
频道推荐
  • 我已落月,开始挖土 嫦五成功着陆,月面采样将持续约2天
  • 丰富党建活动,共绘“五彩锦园” 锦园社区用心打造党建示范点,全心服务辖区居民
  • 做好六微民生事,“金质社区”更宜居 瑞都社区以居民为中心开展多样化活动,建设更有温度的社区
  • 提名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出任财政部长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确定经济团队
  • “表取和钻取” 嫦娥五号将同时用两种方式“挖土”
  • 热点阅读
    日本173女星嫁给199老公后 孩子5岁长... 靠打折促销的潮鞋顶流 终于沦落到把... 《听见她说》:针对女性的丑陋凝视无处...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阔别160年归 马首是瞻! 马首铜像成为... 文弱?书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孔子... 上海赵丽颖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 演员...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