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国内综艺 今日港台综艺 今日欧美综艺
地方网 > 娱乐 > 今日综艺 > 今日国内综艺 > 正文

高以翔录综艺猝死 真人秀别再“玩命”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19-11-27 21:21   http://www.yybnet.net/


高以翔主演电视剧《遇见王沥川》视频截图

低温、熬夜、剧烈运动

11月27日上午10点左右,演员高以翔在录制真人秀《追我吧》期间发生意外、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得到了官方媒体证实。

更早的时候,有现场观众发出了他在节目录制中倒地、被送上救护车的照片。“猝死”的传闻随即在社交平台上传播开来。

最终,传闻变成了一纸讣告、一份声明。当天中午,《追我吧》节目组发声明称:“第九期节目录制过程中,高以翔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展开救治,并紧急送往医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

网上流传的医疗记录显示,高以翔到医院时,瞳孔已放大到边缘,无法挽回。

网友们愤怒了。舆论一边倒地质疑节目组,高强度项目前是否了解嘉宾身体状况?现场是否预备了医护人员和急救设备?高以翔倒下后是否有第一时间进行救治?

在真人秀节目生产者、从业者心中,种种问题其实早有答案。多位真人秀导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普遍过劳的行业生态中,类似悲剧的发生实则是必然。

只是这一次,不幸刚好降临在了高以翔身上。

“别录了”

很多人知道高以翔,是因为2017年热播的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剧中男主角“王沥川”,由当年还名气平平的高以翔扮演。不同于以往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标配,这个男主角是一个残疾人。

出身优越,能力出众,但由于疾病而失去了一条腿,因此有隐隐的自卑,忧郁。高以翔对这个角色诠释得入木三分。但实际上,生活中的他更多的是阳光和活力。个人社交账号上,除了宣传作品,最多的就是运动、旅行和摄影。

在粉丝心里,这是一个教养良好且敬业的优质偶像。当他的死讯传来,粉丝们震惊、愤怒。矛头均指向这档让高以翔倒下的真人秀。

这档由浙江卫视自己制作的节目,号称“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特色是“充满原始本能的力量感和带有强烈胜负欲的荷尔蒙,拥有意想不到的机关和紧张刺激”。

视频平台上,该节目传播最广的宣传剪辑,往往是嘉宾在完成任务过程中由于恐惧而失去表情管理,或者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而哇哇怪叫的画面。

真人秀中安排极限体能挑战、高空等超负荷项目,已经是常规操作。但《追我吧》的强度,甚至到了奥运冠军都吃不消的程度。

节目曾经请过李小鹏和邹市明作为嘉宾。其间,邹市明由于腿抽筋,一度消失在“球池”中,最终需要多名工作人员合力将其带出。李小鹏也多次出现体力耗尽的状态。此前,还有其他艺人录制过程中体力不支、呕吐、吸氧。

有评论称,该节目要走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爬高楼,并且是深夜录制,“即便是专业的估计都累,何况是让几个演员明星来挑战,完全靠人的意志力了。”

从医学角度来看,在猝死多发的寒冷季节,让普通人在深夜、室外进行跑、跳,甚至攀爬高楼等高强度体育项目,危险性极大。如果是长期劳累、作息不规律的艺人,在此类节目录制中,更容易出现意外。

今年立冬后,宁波的雨似乎就没停过。到了深夜,让人愈发感觉潮湿阴冷。11月26日晚,高以翔参加的《追我吧》最新一期节目就在宁波录制。

有医学专业人士气愤地表示,这个节目凑齐了低温、熬夜、剧烈运动这“猝死三件套”。

因此,事发后,其他参与节目录制艺人的粉丝纷纷到社交平台呼吁:“别录了!”短短三个字,又迅速成为微博爆点。

“过劳生态链”

尽管节目组在声明中称对高以翔的死表示“无比痛心和万分悲伤”,但其对网友“为什么非要深夜录制节目”的质疑并无回应。此外,根据粉丝透露,高以翔出事的这期,原本计划要让艺人连续录制4个通宵。

不少宁波理工学院的学生曾到过《追我吧》节目录制现场当观众。大二的小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去的那一期,节目从晚上10点开始录制,直到第二天清晨6点结束。

观众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时不时地欢呼一下”。即便这样,小嘉也觉得“累得不行”“去过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而对于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明星艺人而言,录制节目不仅意味着熬一个整夜,还必须保持专注。

普遍的过劳,不仅产生在节目的“终端”——艺人身上。实际上,国内的真人秀,早已形成了一条“过劳生态链”。从导演、摄像、艺人统筹到后期剪辑等,整个节目生产中涉及的所有工作人员,过劳的情况几乎无可避免。

文菲(化名)曾经是某知名制作公司的真人秀导演,跟过几季的《极限挑战》。她对这份工作的感受一直就是:太难了。这种极度不规律、长期过劳的状态她恐惧,并且了无尽头。“大家都这样熬,但哪怕熬到了总导演,更累,因为有更多事要处理要拍板。”

最无奈的一点在于“一个萝卜一个坑”式的工作流程。“筹备的过程中,你经手的、对接的,只能是你来完成。即便身体不好也得硬扛,没办法请假。否则可能就要几十几百号人等着你,大家都不能按时收工,那就涉及到很多的人力物力成本。”

真人秀节目往往需要租用场地,出于成本的考虑,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艺人嘉宾,需要尽力在场地租用时间内完成节目录制,这也导致了许多节目录制中,不管是艺人还是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即便被认为收入丰厚,但在录制现场,经常会有艺人“黑脸”“甩脸色”,有相关从业者认为,其实这种情况不一定是艺人“耍大牌”或不敬业,很可能对方已经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

知名财经公众号“雪球”指出,近两年来,影视行业并不景气,与之相对的就是成本较低的综艺真人秀崛起。而许多非一线、非流量艺人放低身段去参加综艺节目,实际上并不完全是想象中的“来钱快”,甚至面临更高的劳动强度和更低的酬劳。

谁来负责

这样的工作强度下,真人秀的录制现场是否需要配有急救医生,也成了被热烈讨论的话题。

曾经在“跑男”节目组工作的真人秀导演许琳(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户外真人秀往往算是“大型集会”,录制之前,节目组会与当地相关部门申请一些安保、医疗的保障。但也视情况而变,并非硬性规定。

央视《了不起的挑战》节目组曾经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医护人员不是标配,除非有一些高空项目,或者特殊的项目,节目组才会去申请。

一般情况下,比较常见的外伤、中暑等情况,节目组医疗箱的常备药都能及时救治和缓解。但真人秀录制中,产生严重后果的例子时有发生。

2014年,吴镇宇的儿子费曼在《爸爸去哪儿2》中不慎撞伤了眼角,导致视力永久性伤害;《奔跑吧兄弟》第一季,李晨与韩国艺人金钟国对决撕名牌时,遭对方摔出撞到左眼眉骨,当场流血,之后送医缝了二十多针;更早的时候,同样是在浙江卫视的节目,释小龙的助理在一档跳水真人秀中,溺水身亡……

明星本人在节目录制中猝死,在中国真人秀历史上,或许是首次发生的意外,但也被许多人认为,这是大概率事件。

噩耗传开后,导演徐峥在微博斥责《追我吧》节目组“安全意识防范太差”,而此前,节目负责安全工作的制片主任崔彦凯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节目一切以安全至上为宗旨。“节目录制时有安保,配备有专业医疗团队。”

但据现场观众反映,在高以翔倒下时,节目组没有及时判断严重性,导致延误了急救时间。而心源性猝死一旦错过了最初的4分钟,抢救成功率便十分渺茫。

因此,主流舆论认为,节目组需承担高以翔意外死亡的主要责任。有媒体提到了艺人参加高风险综艺节目的保险问题。但北京律众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萌表示,他不赞成在当下急切去讨论艺人保险的问题。“我们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去规避这种风险,或者说把它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如果我们认为给艺人上一些意外保险,就可以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表演危险的、高难度的动作,让我们获得一些刺激,我觉得是本末倒置的。”

吴萌认为,这种思路就像古罗马时期的贵族花钱去看角斗士一样,“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在他看来,此类问题只有先从根源上去控制,辅之以保险的方式,才有合理性。 

(原题为:《高以翔录综艺猝死,真人秀别再“玩命”了!》)

新闻推荐

掌上人生:明星化妆师的欲望与恐惧

原创:于蒙GQ报道化妆师是名利场中隐形的高收入者,日薪可达数万。他们的身价与明星深度绑定,随对方咖位变化,也和明星保持着极...


相关推荐: 

娱乐 看点 广西 四川 山东 安徽
      

猜你喜欢:

评论:(高以翔录综艺猝死 真人秀别再“玩命”了)


 
频道推荐
  • 在德出生双胞胎大熊猫命名为“梦想”梦圆”
  • 全球最年轻总理产生芬兰为何盛产女强人
  • “2019湖南省媒体精英定向越野挑战赛”在益阳桃江举行
  • 电影《解放·终局营救》提档 海报特辑双发还原“那天那时”
  • 2019/2020财年上半年收入大幅下滑,运营亏损达到920万英镑 在线支付“杀死”世界最大印钞厂
  • 
    热点阅读
    医生集团蓬勃发展,如何让更多医生走出... 《不思异》系列:这部国产惊悚迷你剧 ... 丽江中院通报“大学生遭围殴反抗获刑...
     
    图文看点
    雷佳音:演得困惑 就扇自己耳光 雷佳音:演得困惑 就扇自己耳光
    
    乡里乡亲
    江苏设区市公安局长密集调整告一段落... 文汇街道念好“讲评帮乐庆”五字经...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上市即涨停 成为全...
    
    热点排行
    医生集团蓬勃发展,如何让更多医生走出体制 垄断俄游客地接服务 涉黑女头目被三亚警 俄印在印度启动联合军演 俄海陆空三军均 布干维尔岛公投结果出炉 超九成居民愿从 江苏设区市公安局长密集调整告一段落 10 汀罗镇 坚守初心使命 推动乡村振兴 东营市稳步推进财政电子票据改革工作 特写 农家院里笑声多

    扫一扫下载地方网APP(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