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国内综艺 今日港台综艺 今日欧美综艺
地方网 > 娱乐 > 今日综艺 > 今日国内综艺 > 正文

韩式内卷 来了解一下?

来源:澎湃新闻 2021-01-05 13:42   http://www.yybnet.net/

在2020年疫情危机下,许多社会问题都被急剧放大,“内卷”概念作为各类社会问题的代表,在网络上被公众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讨论。牛津大学人类学家项飙在澎湃新闻采访中提到,“内卷”在这次讨论中指的是竞争的白热化,包含了人们在目标高度一体化的社会中,无法轻易退出竞争的焦虑,也体现出了人们对现在资本主义的批判。

在近年来经济增速逐渐放缓的韩国,2015年就出现过类似的讨论。面对韩国青年就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失业率持续上升、加班时间越来越长、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阶级上升越来越难等问题,韩国网友们2015年开始将他们生活的地方调侃地称为“地狱(Hell)高丽”。

韩国网友们将“地狱”和“高丽”结合在一起,表达出了内心无比的愤怒和不满——“地狱”直抒其意,形容生活在韩国如生活在地狱般痛苦;“高丽”则为讽刺当代韩国和封建朝鲜时期一样,民众毫无出头之日,只能被“两班”所统治和剥削。这一流行语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后,韩国多家媒体对此现象进行了报道,从而让更多韩国人知晓了新造词“地狱高丽”,并开始将此表达使用于日常生活的叙事和讨论中。韩国媒体《京乡新闻》2015年刊登“地狱高丽”相关插图。拿着金汤匙的“两班”坐在船上,一代扶持着一代;拿着土汤匙的民众在下面划船,每一代人都逃脱不了终身划船的命运。

韩国媒体《京乡新闻》2015年刊登“地狱高丽”相关插图。拿着金汤匙的“两班”坐在船上,一代扶持着一代;拿着土汤匙的民众在下面划船,每一代人都逃脱不了终身划船的命运。

社会竞争激烈和阶级固化等造成的“地狱高丽”

上世纪60年代开始,韩国经济突飞猛进,短短30年不到,从落后国家发展成经济发达国家,被称为“汉江奇迹”。97年金融危机后,韩国经济增速逐渐下行,一系列社会问题随之冒出水面,其中持续不振的青年就业问题最令人关注。韩国的失业人口中25-29岁人群占比自2012年起,连续7年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6个成员国中排名第一。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20年发表的数据,韩国25至29岁的失业者占该国失业人口总数的21.6%。

韩国就业市场持续萎靡不振,越来越难找到工作的韩国人文社科专业的大学生们经常使用网络流行语“文歉”进行自嘲,“文歉”为“我是文科生,我很抱歉”的缩略语。面临着整体严峻的就业环境,韩国文科生的就业率比理科生又要低了很多。韩国招聘网站Incruit调查了韩国企业2018年下半年的招聘职位的专业要求,其中53.6%的招聘职位与理工科专业相关,与文科相关的招聘职位的比例只有20.2%。

近些年来,韩国年轻人的就业准备工作越来越繁琐,从“就业5大准备事项”逐渐演变成了“就业9大准备事项”。韩国大学生就业原本通常只要准备的5大基本材料——学历,学分,英语成绩,海外语言研修经历,技能资格证。2014年韩国总统直属的“青年委员会”在做了相关调查后,发布了韩国企业普遍要求的“就业9大准备事项”,其中包括了上面提到的“就业5大准备事项”,再加上重要比赛获奖证书、实习经历、志愿活动经历和整容。

在韩国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将韩国社会资源牢牢掌控的“368世代”被越来越多韩国人诟病。“368世代”是指生于20世纪60年代,并于80年代就读大学,在90年代30岁左右参加工作的那一代韩国人。韩国社会批评和指责“368世代”在1987年民主运动成功后,30余年间逐渐掌握韩国大部分社会资源,成为了“社会不平等生产者”和“地狱制造商”,阻碍了韩国当代青年的发展。

随着韩国阶级上升越来越难,韩国网友据此创造出了“汤匙阶级论”。根据父母的经济状况和地位,将不同阶级分别称为金,银,铜,土汤匙。韩国综艺节目《舌战》总结过韩国网友们对金、银、铜、土汤匙的具体定义。金汤匙阶级:家庭资产20亿韩元(约1223.6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2亿韩元(约122.4万元)以上。银汤匙阶级:家庭资产10亿韩元(约611.8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8000万韩元(约48.9万元)以上。铜汤匙阶级:家庭资产5亿韩元(约305.9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5500万韩元(约33.7万元)以上。土汤匙阶级:家庭资产5000万韩元(约30.6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2000万韩元(约12.2万元)以上。

金汤匙阶级:家庭资产20亿韩元(约1223.6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2亿韩元(约122.4万元)以上。银汤匙阶级:家庭资产10亿韩元(约611.8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8000万韩元(约48.9万元)以上。铜汤匙阶级:家庭资产5亿韩元(约305.9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5500万韩元(约33.7万元)以上。土汤匙阶级:家庭资产5000万韩元(约30.6万元)以上,或家庭年收入2000万韩元(约12.2万元)以上。

韩国媒体《文化日报》在2019年11月与韩国社会科学学会合作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其中十分之七的受访者认为韩国社会不公平。在回答“是否能在韩国获得公平的机会”问题时,有68.1%的受访者给出了否定的答案。78.6%的受访者认为“韩国富人不是通过辛勤的工作和出众的能力,而是通过腐败手段积累了财富”。在回答“如何成为富裕阶级”问题时,66.5%的受访者认为“含着金钥匙出生比后天努力更为重要”。

韩国打工人自嘲为“上班虫”和“宜家世代”

韩国打工人喜欢在网络上将自己自嘲为“上班虫”。“上班虫”形容一大早出门上班,到午夜才下班回家的上班族。他们认为自己像“虫”一样,没有自己的生活,每天在公司和家之间爬来爬去。在进入职场后,有很多韩国年轻人觉得自己属于“宜家世代”——高学历且履历丰富的年轻人像宜家产品一样,价格很便宜,且可以随便被扔掉或替换。宜家产品般的自我认同体现出了韩国年轻人对就业的担忧,他们觉得就业市场已经基本饱和,优秀的人才已经有很多,他们自己和别人相比毫无竞争力可言。

韩国求职者对三星、现代、乐天等大企业趋之若鹜,最热门的大企业岗位的录取比例近年已经达到500比1。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的数据,韩国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的工资差距高达2.7倍。截至2017年,大公司与中小型企业员工的平均收入分别为488万韩元(约2.88万元)和223万韩元(约1.38万元)。在工作20年后,韩国大企业员工与中小企业员工之间的平均年薪差距会扩大到5.5亿韩元(约325万元)。

对于很多韩国年轻求职者来说,与其进入中小企业工作,不如毕业后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准备申请大企业。韩国大学生在毕业后一般都不能马上找到工作,会有平均一年以上的准备就业期。处于这一段时期的学生被称为“就业准备生”,他们会考很多证书,同时不断去投简历和参加面试。

韩国年轻人不仅要面对求职大企业时的巨大竞争压力,还要担忧在被录用后是否能成为正式员工。为了保护劳动者的权益,韩国相关法律规定企业正式员工的劳动合同期限为终身,韩国企业很难开除正式员工,所以很多企业倾向于以非正式员工来录用新员工。非正式员工相当于中国的实习生或临时工,在合同约定的时间到期后,公司可以决定继续聘用其为非正式员工或正式员工,或者不再聘用。

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2020年发表的数据,韩国正式员工和非正式员工的平均月薪分别为323.4万韩元(约19229元),171.1万韩元(约10145元)。韩国企业依法必须给正式员工购买4大保险,其中包括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但由于没有受到相关法律保护,大部分非正式员工都没有加入4大保险。

在整体就业难的情况下,韩国的“公务员热风”也久盛不衰。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发布的《2019年社会调查报告》,22.8%的韩国年轻人心目中最喜欢的工作场所是国家机构,还有21.7%的韩国年轻人选择国有企业为最佳工作场所。将两者整合来看,将近一半(44.5%)的韩国年轻人想要从事公职工作。韩国媒体《庆南日报》在相关报道中反思道,现在三个求职中的韩国年轻人中就有一个在准备考公,其根本原因是年轻人难以找到优质工作,没有能够提供足够就业机会的韩国社会应该为此承担全部责任。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韩国打工人的生活变得更为艰难。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发布的《2020年11月就业趋势报告》,韩国年轻人的就业难问题在2020年愈加严峻。韩国15至29岁青年人群的从业人数与2019年同期相比减少了24.3万人,自2020年2月以来连续10个月呈下降趋势。韩国15至29岁青年人群的失业人数为33.1万,比2019年同期增加3.1万人,失业率为8.1%,比2019年同期上涨1.1%。值得注意的是,疫情期间韩国女性就业形势相比男性受到了更大的冲击。韩国女性2020年11月失业人数为42.7万,比去年同期上涨28.8%,而韩国男性的失业人数为54万人,与2019年同期相比仅上涨1%。

年轻人无路可出,选择成为“N抛世代”

在“地狱高丽"的高压生活中,韩国人的自杀率一直居高不下。韩国在2011年达到每10万人中有31.2人自杀死亡的峰值后,自杀率开始逐渐下降,但仍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在过去的13年中,除一年以外,韩国的自杀率一直在经合组织中排名第一。因此,有韩国新闻媒体自嘲韩国为“自杀共和国”。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发表的《2019年韩国人死亡原因调查报告》,2019年韩国20-30岁人群自杀的比率为各种死亡原因中的第一位,占该人群死亡总数的比率为 51.0%。

韩国媒体《京乡新闻》在2011年的一期报道中初次提出“3抛世代”概念,指的是面对高房价、高物价、就业难、低工资等社会问题,一部分韩国年轻人逐渐放弃了恋爱、结婚、生子。2015年开始,韩国网络上出现了新造词“N抛世代”——面对越来越大的社会经济压力,很多韩国青年不仅放弃了恋爱、结婚、生子,还放弃了买房、人际交往,以及任何梦想和希望等。漫画中青年举着“N抛世代”的白旗,压在他身子上方的是恋爱、结婚、生子、房子、人际交往。

漫画中青年举着“N抛世代”的白旗,压在他身子上方的是恋爱、结婚、生子、房子、人际交往。

韩国2020年10月份新生儿数量继续呈减少趋势,死亡人数则持续增加,这已是韩国连续12个月人口自然减少。韩国10月份新生儿数量为2万1934名,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14.4%,达到了1981年来的最低值。2020年1-10月份,韩国自然人口减少了约1.9万名。2019年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未来人口展望报告》显示,如果韩国的出生率、预期寿命和国际人口移动情况保持当前趋势,2028年韩国总人口将增加到5194万人,创下人口峰值后开始下降,到2067年或将减少到3929万人,相当于1982年的水平。

韩国首尔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赵英泰(音译)表示,“最近文在寅政府的房产政策进一步刺激了年轻人非首都圈不去的心理,青年人口扎堆涌入首都圈,争夺有限的资源,必将导致结婚和生育时间整体推迟”。根据韩国国家统计厅2020年早些时候发布的《2019年婚姻统计数据》,2019年韩国每千人结婚人数为4.7名,比2018年下降了0.3名,是自1970年统计该数据以来的最低值。2019年韩国结婚总数也减少到23万例,与2018年相比下降了7.2%,是除去遭遇外汇危机的1997年以外最大的跌幅。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事件,韩国结婚人数将进一步减少。

在选择进入婚姻的韩国人越来越少的同时,韩国人的平均初婚年龄也越来越大。根据2019年的官方数据,韩国男性的平均初婚年龄已经推迟到了33.4岁,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推迟到了30.6岁。同年数据来看,韩国女性生一胎时的平均年龄为32.2岁,比2018年增加了0.3岁,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随着“地狱高丽”的流行,韩国网友们还提出了脱离(逃离)韩国。根据韩国求职平台Saramin2020年公布的一项针对4229名成年人“海外移民意向”的调查结果,有60.2%的受访者回答说,他们想移民到其他国家。究其根本原因,大部分韩国国民如果不出国,也不能轻易退出韩国国内的竞争。

在谈到想移民到国外的直接原因时,有43.3%的受访者选择“生活中压力过大”作为首要原因。他们厌倦了韩国社会激烈的竞争,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其次,有41%的受访者表示“想生活在福利制度完善的国家”,有34.1%的受访者认为是“由于韩国的贫富差距过大”,还有18.6%的受访者是“为了更好地养育孩子”而选择移居海外。美国和加拿大在韩国人想要移民的地区中排名第一,有45%的受访者选择了想去北美地区。紧随其后的是澳大利亚,新西兰,关岛,夏威夷等太平洋地区,获得了37.4%的受访者的选择。(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新闻推荐

“嘉”之味道 “厨”类拔萃 天嘉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功举办2020“天嘉杯”厨艺大赛

本报讯(YMG全媒体记者慕溯)12月27日,正值隆冬时节,室外寒意阵阵,而磁山脚下的万华餐厅内却一派红火热闹、精彩纷呈的场景,2020...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和你一样□梁颖2020-12-28 03:55
评论:(韩式内卷 来了解一下?)
频道推荐
  • 我国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前景广阔
  • “亚冠” 蔚山现代夺冠
  • 安东尼·福奇:美国政治泥沼中的“抗疫队长”
  • 火神山女孩阿念:向死而生的这一年
  • 阿富汗首都爆炸袭击导致8人死亡
  • 热点阅读
    为爱英勇,是坏女人的骨气... 请回答2020 谁烧红了素媛案的熔炉?... 红玫瑰的花生酱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电影蓝皮书预计今年全球票房约为去年... 刘纯懿没被喜番 “如何不内卷”还是... 电影蓝皮书:初步估算今年全球电影票房...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