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国内综艺 今日港台综艺 今日欧美综艺
地方网 > 娱乐 > 今日综艺 > 今日国内综艺 > 正文

选手、辩题和风格上的鲜明标签越来越模糊 《奇葩说7》 会遭遇“七年之痒”吗? 》

来源:安徽商报 2021-01-15 01:59   http://www.yybnet.net/

《奇葩说》能够做到第七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综N代首先要做的是,如何保障节目的新鲜感。《奇葩说》在导师阵容上下了功夫。在之前的海选和晋级赛阶段,请来杨幂担任女神。杨幂很好地完成了KPI,金句不断、热搜不断,至少让观众知道,《奇葩说7》虽迟但到。除了马东、蔡康永、薛兆丰、李诞外,今年的导师阵容还多了华东师大的哲学教授刘擎。刘擎的加盟,提升了《奇葩说7》的智识趣味性。

选手阵容缺乏惊喜

然而,尤为关键的是,选手阵容需要增加新鲜血液。《奇葩说7》从“千人奇葩捞”开始,1000个奇葩里选拔44人。这表面上是团队“放手”,实际上也透露出无人可用的一种尴尬。

“千人奇葩捞”也确实捞到了不少新奇葩。譬如自称是“画了眼线的黄执中”TK,19岁的服装设计师袁奇奇,18岁“天才少女”陈小雨,实现格子衫自由的程序员子寅,脱口秀演员小鹿。尤其是TK、袁奇奇、陈小雨这三个00后,让我们感受到Z世代青年的新风貌。

可惜的是,他们虽然都进入44强,却在24强赛中被淘汰了。这并不怪他们实力不济,而怪节目组的赛制太奇葩。当壮士留步区坐满六人后,第七个留步的壮士就需要从六人中挑一个人PK;最后的六个壮士也不能直接晋级,而是分成三组进行一场所谓的“一派胡言反驳赛”,从晋级区挑选六人再次下场PK。用一句话怼杠精,要抢答,要手速快,还得有梗。

陈小雨和袁奇奇在一对一PK中被淘汰,TK在“一派胡言反驳赛”被淘汰。不是没有新鲜血液,而是新鲜血液被奇葩的赛制给卡住了。尤其是“一派胡言反驳赛”,一句会怼人的话就能决定生死,这对得起辛辛苦苦熬夜准备稿子的人吗?

原本44强里,首次参加节目的新奇葩有32人,新奇葩比例72.7%;可一到24强里,就只剩10人是新奇葩,新奇葩比例41.7%。

《奇葩说7》的奇葩阵容又一次“阶层固化”。老奇葩天然地拥有不被淘汰的特权,导师们会“壮士留步”,观众投票也会手下留情。一些充满“疲态”的老奇葩依然出现在舞台上,并且赢得不是那么“漂亮”;而有活力有亮点的新人,被挡在门槛外。

辩题越来越“热搜化”

从诞生之日起,《奇葩说》就立志于做一档属于年轻人的综艺。当时马东有一句口号,“40岁以上人群请在90后陪同下观看”。

回望前四季的辩题我们会发现,大部分都能击中年轻人的情感生活痛点,这是节目组的“迎合”;但有些相对宏大、突破常规的辩题,节目组也试图去“引导”年轻人。这倒不是说给年轻人说教,而是让观众去思辨地看待一些现实生活中很少得到讨论的话题,理解现实与人性的某些灰色地带。因此,有些辩题、有些讨论,是冒犯、得罪社会主流认知的。

如今七年过去了,年纪最大的90后也已经31岁了,00后开始成为节目的新增用户。我看过对马东、导演牟頔以及监制李楠楠的一些采访,他们表达的观点是一致的,“《奇葩说》一直是做给18到30岁的年轻人看的节目”。除了语言节目的环境发生了变化这个不可抗力外,《奇葩说》也根据新一代年轻人的个性和偏好做了选题上的调整。

《奇葩说7》的辩题,目前几乎全数“迎合”了。节目组率先在95后、00后中做调研,让年轻观众投票选出他们最感兴趣的辩题。肉眼可见的是,辩题愈发鸡毛蒜皮化、大众化、热搜化。我都很怀疑节目组是从热搜中找辩题。譬如:“在厕所隔间听到同事说我坏话,要不要大方走出来?”“好朋友明知我偶像是谁,还在朋友圈骂TA,我该怼吗?”“毕业即将各奔东西,该不该表白?”哪怕是脑洞题“奇葩星球要推出‘前任点评’ APP,你支持吗?”,辩题也没有任何延展性,噱头大于内容。

晋级赛有个别辩题触碰到灰色的边界,或者触碰到现实的坚硬内核。“男孩子想穿裙子去幼儿园,爸妈该不该阻止他?”,看着是个亲子题,但由TK和袁奇奇来辩,我们听出了弦外之音;“还在租房,要不要生孩子”是一个更具现实向的辩题,辩手也谈得不错,但正片里剪掉了,只出现在VIP专享里。

总的来说,热搜化、综艺性的辩题越来越多,能够沉淀下来的开阔性的、思辨性的东西越来越少,甚至稍微尖锐一点的现实批评,也从正片中剪掉了。

风格越来越“天上飘”

奇葩“说”的风格也在发生变化。犹记得以前陈铭呼唤爱的时候,总会遭到马薇薇等人善意的调侃,这是因为以前的辩论风格不是那么爱“上价值”;奇葩们的一些说法,本就与社会上一些条条框框相悖,节目的看点不是peace&love这样的“政治正确”。

但现在大多数奇葩,都太知道什么是peace&love。先是在一个正确、安全的范畴下辩论,来几段搞笑的,最后再拔高、上价值,非常“正能量”。这就出现一个很矛盾的情形:讨论的看似是很生活化的议题,但奇葩们说的却像是在天上飘。说“假大空”太刻薄,更像是缺乏可实践性的“精神喊话”。

《奇葩说7》遭遇了“七年之痒”。虽然多少让人觉得失望,但它仍然是一档不错的语言类节目。“说”是一种权力。节目常常是从“弱者视角”出发,这是它的可贵之处。可正因为是为“弱者”发声,就更应该对人性的灰色有理解。比起正确的价值,辩论过程中拓宽观众对人性对世界的认知,在逻辑中抵达共情,才是《奇葩说》真正的魅力所在。但愿这一精神它会一直在。文综

新闻推荐

首次出演电视剧,《上阳赋》豆瓣评分6.0 章子怡:戏里是“团宠”,戏外遭群嘲

章子怡担纲“大女主”章子怡、杨祐宁被指缺乏CP感由章子怡、周一围领衔主演的电视剧《上阳赋》近日在优酷视频播出,该剧根...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选手、辩题和风格上的鲜明标签越来越模糊 《奇葩说7》 会遭遇“七年之痒”吗? 》)
频道推荐
  • 我国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前景广阔
  • “亚冠” 蔚山现代夺冠
  • 安东尼·福奇:美国政治泥沼中的“抗疫队长”
  • 火神山女孩阿念:向死而生的这一年
  • 阿富汗首都爆炸袭击导致8人死亡
  • 热点阅读
    为爱英勇,是坏女人的骨气... 请回答2020 谁烧红了素媛案的熔炉?... 红玫瑰的花生酱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电影蓝皮书预计今年全球票房约为去年... 刘纯懿没被喜番 “如何不内卷”还是... 电影蓝皮书:初步估算今年全球电影票房...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