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酒泉 今日玉门 今日敦煌 今日瓜州 今日金塔 今日肃北 今日阿克塞
地方网 > 甘肃 > 酒泉市 > 今日敦煌 > 正文

“留守女孩”报考考古专业, 别拿世俗眼光去评价别人的梦想

来源:新京报 2020-08-03 00:42   http://www.yybnet.net/

新京报漫画/赵斌

议论风生

丢掉梦想和兴趣,可能远比世俗意义上的“选错专业”更可怕。

对于考古专业来说,似乎每年只有高考考生填报志愿时,它才会“热”一把。近日,湖南留守女孩钟芳蓉以文科676分的成绩,报考北京大学考古专业一事,就热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因为考古专业太冷了。

一些网友纷纷劝钟芳蓉不要报考。对此,钟芳蓉表示,她是受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先生的影响,以及未来规划的考虑。其父亲也表示,“农村人最主要是担心钱的问题,但是她对金钱看得比较淡,我也认为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事会更开心。”

我非常欣赏这对父女,也明白那些“好心网友”的出发点:一是,考古专业是个冷门、竞争力小,如此高分可惜了;二是,这个专业被普遍认为不好找工作,而且女孩家境一般,所以该报能挣钱的专业。

现实中,艺术类的考生,的确大多家境富裕,出得起成本,也有家底抵御未来风险;而穷人家的孩子多选择好就业、能挣钱的专业。但如果说穷人家的孩子,就不配读自己喜欢的专业,读了冷门专业就一定过不好,我也绝不同意。

总有一些人不那么爱钱,总有一些人把爱好看得更重,总有一些人有着超脱世俗的目标。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应尊重并鼓励。我们少的是坚守梦想、为梦想而奋不顾身的人,最不缺的就是会赚钱的人。

看到这条新闻,我突然想到了《南渡北归》中的李济、夏鼐、董作宾等我国现代考古的先驱们,他们在那个贫瘠、战乱年代,不仅心无旁骛地踩着两脚泥游走田间地头,还要带着文物、资料随着祖国颠沛流离。为何在物质条件这么好的今天,我们反而冷落、鄙夷起这份事业了呢?

再如钟芳蓉的偶像樊锦诗先生,自1963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已在敦煌研究所坚持工作40余年。那么,按照世俗的偏见,她这种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北大毕业生,是不是应该在大都市里养尊处优,才配得上一个“正确选择”?

如果我们开始嘲笑梦想,给追逐梦想者的不是鼓励和支持,而是否定和打击,那需要反思和“重新考虑”的,恰恰是我们。

其实,钟芳蓉并不是不了解考古专业,她能举出樊锦诗的例子,就已经超过了99%的网友。钟芳蓉也表示,她将会考研深造,从事考古研究工作。我相信,她对考古专业的关注和了解,一定比那些“普通网友”多。

更何况,近几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