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青岛 今日即墨 今日胶州 今日平度 今日莱西
地方网 > 山东 > 青岛市 > 今日青岛 > 正文

奔波3个月跑出来的资料都完整地保留着

来源:半岛都市报 2020-11-23 01:50   http://www.yybnet.net/

奔波3个月跑出来的资料都完整地保留着,问题还在那里,期待着还能解决。

就这样放弃吗?隋金凤和王文都不想。在纷繁忙碌之余,他俩还是会经常碰个头,想想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们去找,都忘记了这栋楼的存在。

隋金凤、王文又来到银行,查看这栋被认为属于邮政系统的老房每户的房屋维修资金的账户余额。可这一调取就傻眼了,对方给出了一份600多人的名单。这是邮政青岛分公司所有公有住房产权人的明细,并没有具体到哪一栋房子,没有住址,甚至没有联系方式。

从600多人中找出28户,无异于大海捞针。

怎么办?挨个查吧。

经过跟现有住户的比对,两位现有居民的名字出现在了表中,其他的全部对不上。这也是预料中的问题,于是隋金凤带着工作人员通过户籍部门开始一个个账户核查。整个过程既繁琐,也让人憋屈。陌生电话打过去,被怀疑是推销的、诈骗的都有,还有人已经去世,也有人不配合。最让大家难受的是,整整忙活了一个多月,这本册子上的600多个账户没有一个跟这栋老楼有联系,那两个名字一样的,最后发现也是重名。也就是说这栋楼根本不属于邮政。

曙光被乌云遮盖。但隋金凤和王文不死心,继续调查。后来得知这栋楼属于联通,于是他们又跑到那里去咨询。

“这栋楼是我们的吧”,他们得到了几乎一样的答复。

他们再次来到银行,得到了一份700多人的名单。更长的名单,依然没有电话,没有住址。好在当700多个人一个个联系上的时候,20多户原居民的名单渐渐浮出水面。“这个房子我们不住在那都多少年了!”很多原居民都感到惊讶,社区工作人员就赶忙跟对方解释。听说老楼房顶漏雨需要维修,大多数人都很配合。

最终调查发现,有的房子倒手多达六次。线索一次次中断,社区工作人员只能通过多种渠道再把这些断头的线再接上。

刨除团结户,应该从这份名单里找出24户的原房主信息,但还是有几户的线索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们又跑到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从这里调取了28户的产权人信息,跟这份名单一一比对,再进一步查找,终于厘清了名单。

一波又起

眼瞅着就要大功告成了,可难题又来了:704户没有住人,大门常年紧闭。

跟居民了解情况,得知这里边不是住户,而是机器设备。

这些设备属于哪家公司?为了破解这个疑团,他们又跑了多个通信公司。原本以为楼上的居民大都属于联通的,这个房子也应该属于联通,但调查发现并非如此。

一户解决不了,查不到账户,取不了房屋维修资金,就修不了楼顶。

又是一连串的奔波,他们终于查出这栋楼属于电信,准确地说是属于山东通信服务公司青岛分公司。可是,该公司的总部在济南,需要社区居委会跟济南总部对接。

王文提供的档案中有一张表,“原自管房单位”的位置盖着该公司的公章。而为了盖上这份公章,隋金凤和王文却用了将近1个月的时间。社区需要发函到济南,对方核实情况后才能调取这部分房屋维修资金。中间还因为不符合对方的要求重发了一次快递,反反复复,最终才办完了手续。

无论如何,一栋楼的权属都搞清楚了,账户上的钱也都查到了。只是厘清这栋楼原住户关系就花费了3个月!

眼瞅着雨季来了,居民们也有来社区质问的,说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解决。只有隋金凤和王文知道,他们不是没有解决,反而是在积极争取,要不是想为百姓解决困难的这根弦儿绷着,他们估计也不会坚持下来。

的确,在这个过程中,隋金凤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比如在一次调取原居民住房维修资金账户信息时,当时身为市人大代表的她还在市“两会”上,王文到了现场,却被告知他们无权调取信息,必须由街道派一名公务员陪同。

得知这个情况后,隋金凤一边开会,一边电话与各方联络。她忍着委屈,请街道派了一位公务员带着工作证,拿好介绍信,再次来到现场,对方这才给开出了那份长长的名单。

上文提到的试行条例中,明确了房屋维修资金从缴存、监管到使用各环节,各级政府部门的职责范围,唯独社区居委会没被提及。但这并非说社区居委会不用管这事儿,跟其他的社会治理问题一样,房屋维修所涉及的各项流程的办理和规章的执行,最终的落脚点都在社区里。老百姓管这个叫“上头千条线,底下一根针”。隋金凤说,社区居委会的工作往往就是那一根针,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一票否决

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3张A4纸上,这份“鞍山五路21号楼一单元房屋维修资金缴存情况”的表格终于填完。

这份表格里有31个住户信息,这是因为28套房里除了704是机房外,还有3户是团结户,房屋产权还在单位手里,他们属于租户。

得知老楼维修,全楼的住户都很支持。由于历史原因,租住户有些没有足额缴纳房租,因此维修资金账户里欠着账,有的租户立即前去补缴了房租,把这个欠账给平上了。

为了了解情况并让住户们签字,隋金凤带着社区工作人员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尤其是王文,为了让居民早日住上不漏雨的房子,今年72岁的他更是一心扑在了这个事儿上。

有一次下着大雨,王文怕耽搁了进度,还是冒雨到居民家里了解情况,可到了半路风雨太大,把他撑的伞都给刮折了,自己也淋了一场大雨。“我原来身体很好的,但就是今年感觉不太好,比较疲劳,夏天那么热的天在外面跑有些吃不消了。”采访当天,王文手上还贴着扎针后的止血胶布。因为颈椎病、脑缺血,再加上最近人口普查的大强度工作量,撑不住的他住了医院。

王文说,这个事儿难办,但让他能坚持下来的,是自己想给社区居民办好这个事儿的心。

“群众身边无小事”,哈尔滨路社区这个党建品牌的口号,是隋金凤带领社区工作人员向居民提出来的,他们也是这么做的。王文认为,自己作为社区工作人员,既然是群众的事儿无小事,要办就要办好。

万事就怕“但是”,本来以为克服种种困难,房子可以维修了,连“给居民的一封信”都准备好了,房子维修却卡壳了。临门一脚,遭遇了一票否决。

问题最后就卡在一个租户那。当几乎所有的住户都同意维修的时候,这户居民却拒绝签字,并且一度切断了与社区沟通的渠道。那段时间隋金凤跟王文反复给他们家打电话,对方都不接听,换了好几个陌生电话打还是没接。最后换了一个电话终于打通了,对方表示自己有难处,里边也有很多历史问题,总而言之他不会签字的。

由于该户的维修基金账户欠费。就像拼图少了一块,即使其他户都缴足费用,也签字同意,这户不签字同意,不补缴欠费,都没法最终启动房屋维修基金。

这个答复,让社区居委会也没了办法。

奔波3个月跑出来的资料都躺在一个红色的文件夹里。其中一张纸上记录着:经核算,鞍山五路21号楼一单元楼顶漏雨的总维修费用为22473.98元,28套房31户按照房屋面积分摊。

包括这份记录,所有的资料社区都完整地保留着,问题还在那里,期待着还能解决。

就这样放弃吗?隋金凤和王文都不想。在纷繁忙碌之余,他俩还是会经常碰个头,想想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新闻推荐

降温,捂好

11月22日,青岛市区户外风力较大,在栈桥景区行人纷纷穿上厚重的羽绒服和棉衣。半岛全媒体记者孟达半岛全媒体记者鲍...

青岛新闻,新鲜有料。可以走尽是天涯,难以品尽是故乡。距离青岛再远也不是问题。世界很大,期待在此相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奔波3个月跑出来的资料都完整地保留着)
频道推荐
  • “小燕子”飞走风华仍留存
  • 丹凤朝阳,曾落脚栈桥 《小燕子》原唱王丹凤风华绝代的从影历程及来青拍片趣事
  • 青岛中能惨遭绝杀痛失小组出线权
  • “独居”在家
  • 2020年青岛市新时代“十佳人民警察”“十佳辅警”候选人事迹展播(之二)
  • 热点阅读
    靠打折促销的潮鞋顶流 终于沦落到把... 《听见她说》:针对女性的丑陋凝视无处... 爆款剧男主更是综艺梗王“东北怼王”...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凭《烈火英雄》再获金鸡奖齐鲁晚报·... 央视发布明年电视剧片单《大决战》首... 《古董局中局》 讲述隐秘往事...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