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四川 成都市 绵阳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资阳市 宜宾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雅安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广安市 巴中市 眉山市
地方网 > 四川 > 今日四川 > 正文

《乐夏》蹿红一年之后 九连真人的“守”与“破”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20-10-19 02:22   http://www.yybnet.net/

九连真人演唱《莫欺少年穷》。

九连真人夺《乐夏》七强席位。

阿龙演唱现场。

从《乐队的夏天》走下舞台后,九连真人选择回到广东的家乡。即便如此,乐队火热的势头依然不停地推着他们亦步亦趋地往前走,曾经名不见经传的九连真人迅速成为热血与燃炸的代名词。2019年和2020年,一个走在时代前沿的“弄潮儿”应该具备这样的素养:将《乐队的夏天》挂在嘴边,通常还能点评一句“九连真人真的好”。

从出道到出圈,用时仅一年,这和动辄组建了十几年的老炮乐队来说,确实像蹿红的火箭。主唱阿龙也感叹“走得太快”,但身在其中的他也难以评说利弊,只是每当提及《乐队的夏天》,他总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打酱油没想到一炮而红

连平是一个人口41万人左右的广东县城,当地的主要方言是客家话。乐队的三名成员阿龙、阿麦、万里在这里长大。而九连山南起广东,北面与江西交界,“九连真人”源起于此。

3人将2018年5月的一场演出当作“成团日”。彼时的他们只能在连平当地参加一些小型的下乡演出。尽管他们在台上唱得热烈,老乡们也总是象征性地鼓个掌,面无表情。同台的有跳广场舞的、唱民歌的,大家都来凑个热闹,懂音乐的人寥寥无几。

九连的出道或许源自于阿龙的“一时冲动”。2018年滚石原创乐队大赛来广东,阿龙替九连报了名,最初想法也只是想通过比赛去挑战,做出点新的东西。而后令人惊叹的是,九连过关斩将一路走到决赛并拿下冠军,代表作《莫欺少年穷》也创作于此期间,九连也在圈内一炮而红,成了连平县的名人。

所以,当《乐队的夏天》向他们伸出橄榄枝时,阿龙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哪怕只是去打个酱油,也是对我们有好处的。如果当时没去,这个机会说没也就没有了。”虽然在初时,不少出道多年的老乐队都对综艺类的乐队节目心存疑虑,而当节目来到第二季时,来参加海选的乐队就达到了上千支。

慢下来也许会收获更多

一支组建刚一年的新乐队,在痛仰、新裤子、刺猬一众实力雄厚的老炮注视下,夺得七强席位,不仅在摇滚圈内震惊四座,也让九连跟随着《乐队的夏天》成功出圈。粉丝数量激增、出入有呐喊声……2019年仿佛走得特别快,歌迷、制作人、节目组在他们身后形成强大的推力,将九连真人推着往前走。以至于到现在,九连真人的首张专辑也还未发行出来,还没彻底“长大”,就被贴上了几种刻板的标签——唱着方言、很燃很炸。“每当人们提起九连,好像就应该是‘那样的’,大家都说我们就只有那几首歌。“阿龙笑道。

在《乐队的夏天》初期,几个广东小伙只是抱着增加曝光度的想法,方言摇滚是他们的优势,也充满了特色。随着在节目中不断收获人气,阿龙的心境也开始摇摆不定,“创作上是不是要调整?要不要均衡?”尤其是对方言标签的考虑,是不是要增加普通话曲目的制作?

《乐队的夏天》一场的传播量,也许抵得上原本的九连演出几十场。但同时也意味着,乐队的经验、演出的磨合这些需要长时间培养的东西,在目前的九连真人中,是比较缺失的。

这种“快速的长大”的确存在某种压迫感,阿龙坦诚地回答,所以疫情一来,当全世界都放慢了脚步,他开始了长久反思与总结,慢一点其实也挺好的。尤其是在对普通话创作的处理上,九连的态度显得更沉着与冷静了。

音乐节停演了、节目也停播了,音乐人终于做回了最本职的工作——在家中闭门写歌。那些因为“出圈“带来的烦恼,也慢慢得以沉淀。阿龙决定,他们的第一张专辑,依然要保留初衷,以“阿民”为人物线索,串联起大篇章的完整叙事线。不管是不是会有人跳出来说,又是客家话的歌,又是写小镇青年的歌。

“不管怎么都好,‘头胎’是很重要的,我希望它能够纯粹一点,坚持最开始想要的。如果放下偏见,其实也能从中听出很多新的东西。”阿龙说道。

“阿民”自传成创作的核

虽然两个主唱一个叫阿龙,一个叫阿麦,但伴随九连真人最重要的人物却是一个叫“阿民”的广东青年。他像一个缩影,代表了许多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广东县城年轻人。相比于曾经的集体主义时代,他们是独特有想法的一代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烟火。面临许多相似的问题,或是与家庭的矛盾冲突,大家总想通过获取更多的信息去证明自己还活着。在九连真人的创作里,“阿民”是他们自己,也是千千万万人。

九连真人的歌,就像“阿民”的传记,牵连起这个县城青年的一生。

所以不少乐评人、甚至文艺工作者,都赞誉九连的歌极具文学性,它同时满足了文学创作与音乐创作的二重性,并且兼顾得很好。然而以上种种,也确实为九连真人带来了“标签”的困扰,阿民的故事如果变成了普通话,还能否动人;脱离了热血燃炸的舞台曲风,九连的其他空间在哪儿。

“其实不管别人给不给你定位,只要我们自己不去定位自己就行。”这是阿龙的观点。虽然“标签”不好,但符号一定需要。他所崇拜的许多国外乐队,或许只是舞台上的某种装扮,或许是一个小物件,立刻就能唤醒粉丝,知道是哪支乐队,未来的九连也想成为这样。

一直在寻找音乐的答案

时间倒回去十来年,当时的艺体生还没有像现在的许多光亮,仅仅是作为成绩不好的一种退路,尤其是在城镇里,这种想法根深蒂固。彼时的阿龙是许多被迫走上艺体生道路的孩子之一。而当年已经对音乐产生热爱的他之所以没有选择音乐,仅仅是因为那年连平的高中并没有音乐生的选项,只有美术和体育。“我这身板总不能学体育吧,所以就选了美术。”阿龙指了指自己的个子。

结果美术联考也考砸了,万般无奈的阿龙只能走学校单招,机缘巧合下考进了四川音乐学院美术系。没错,川音确实是有美术系的。身在广东的阿龙当年也很迷惑,在百般确认下,最终来到了成都。4年的大学生活给阿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广东人挣了五万会说我要去投资,四川人挣了五万会说我先去哪里玩一下。

从《乐队的夏天》爆红到现在过去一年,九连真人的光芒只是有所隐匿,却仍未退减。从县城“出走”的阿龙、阿麦或许已经跳出了曾经的“问题”,但他们也面临新的问题。很多事也是被推着往前走,心里会有一个关于音乐的答案,但还没有到做出选择的时候。

“一样东西,太工整了不行,一定要给点不和谐的在里面,才能达到某种高光和终极的美感。”对于阿龙来说,如何去权衡“守”与“破”,是音乐创作的难题,也是九连未来的破局所需。

封面新闻记者徐语杨

新闻推荐

四川123家县级融媒体中心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进一步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规范化运营四川123家县级融媒体中心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本报讯(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邓...

四川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四川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乐夏》蹿红一年之后 九连真人的“守”与“破”)
频道推荐
  • 电影《金刚川》上映,导演路阳揭秘幕后故事:力求真实还原历史 爆破戏份都经过测试
  • 成德眉资“三区三带”产业协作带再添新成员51个项目集中开工
  • “科技+传媒+文化”点亮传媒融合发展之路封面传媒闪耀2020融交会
  • 高中生变炮兵!高射炮“准心”余永安 寒冬苦练 边学边打“过线”侦察机
  • 给炮弹“装上眼睛”!特等功老兵唐章洪 靠着一门迫击炮 歼敌420余人
  • 热点阅读
    一名网瘾老头的游戏晚年 工作才三个月 我胖了30斤 | 长胖 是... 韩国搞笑博主的小短片 画风粗糙内容...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致敬!最可爱的人 “抗美援朝系列电影... 今年韩国小姐决赛要求选手素颜、穿正... 讲述革命故事 献礼建党百年 黄建新新...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