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榆林 今日横山 今日神木 今日府谷 今日靖边 今日定边 今日绥德 今日米脂 今日佳县 今日吴堡 今日清涧 今日子洲
地方网 > 陕西 > 榆林市 > 今日吴堡 > 正文

铜吴堡千年的石头会唱歌

来源:榆林日报 2020-09-17 00:37   http://www.yybnet.net/

吴堡石城(航拍图)。 精美的大门石雕。 文庙下马石碑。清雍正元年(1723年)。碑上刻有“文武官员军民人等至此下马”字样。 神龙丹陛石雕(原放置于文庙正殿甬道中间)。 张澍石窟墓石俑(1980年发掘)。 南大街石院落大门。

慕生树慕明媛

从吴堡县城出发,顺着沿黄公路向东而行,不过三五分钟车程,便来到了素有“华夏第一石城”之美誉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吴堡石城”山脚下,驻足抬头仰望,但见崖如刀削,壁立千仞,墙似盘龙,城入云端。

再向北上行一千多米,便是吴堡石城之瓮城门口。

吴堡石城是全国保存最完整、建筑历史久远、文物价值极高的“中国第一石头城”,它三面环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宛如铜墙铁壁,故有“铜吴堡”之称。

石城占地十万平方米,城墙周长1225米,高6至10米,宽2.6至7.5米,城墙里外均用青石包砌,中间黄土夯筑,城墙依山就势,蜿蜒曲折,龙盘虎踞在这座名曰“吴山”的山顶上。石城东西两面均为百丈悬崖,北有吊桥与后山相连,南有“官道”通往今县城所在地——宋家川,石城共有城门五座:东曰“闻涛”、北曰“望泽”、西曰“明溪”、南曰“重巽”,唯瓮城门名曰“石城”。

石城始建何时?至今尚无定论,但据《二十四史》《宋史·夏国传》记载,北宋开宝九年(976年)北宋大将李克睿攻破石城,“斩首七百余级。获牛羊千计,俘寨主侯遇以献,累加检校太尉”。由此可见,早在一千多年前,石城就已颇具规模,但查阅各种资料始终未见石城始建城墙之文字记载,从石城内外、山上山下发现的许多石刀、石斧等文物来看,石城建城应有三四千年历史。截至目前石城仍用水困难、交通不便,过去千百年间吃水应该更困难、交通应该更不方便。且城内无地可种,人们之所以在这里居住和生活,应该是为了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据《吴堡县志》记载,自金正大三年(1226年)起,石城便一直是吴堡县县治所在地,直至1936年国民政府撤离,该城作为吴堡县城长达710年之久。瓮城门西侧数十米处有古墓一座,墓碑上刻写有“大明山西泽州节判张公神道碑”几个大字,该墓葬始建年代不详,完工于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张公下葬于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1980年夏,县上文物部门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始知该墓为一座规模宏大、形同石窟的墓葬,石窟全部由人工用锤錾打凿而成,大约有一孔石窑大小,窑后半部分并列放有四副寿木,旁边还有一个空位,从石墓葬内发现了石俑、铜皮拐棍等文物。据专家研究,此类型墓葬在陕北地区实属罕见。

进入瓮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通高大气派豪华的巨大石碑,碑的正面用篆字刻写着“重建关王庙记”几个大字。该碑刻立于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据碑文记载,嘉靖庚午二十九年(1550年),由于久旱无雨,县令张士杰遂会同教谕姚舜德和退休官员张澍等跪立在瓮城内已毁弃的关王庙前祈雨,天遂人愿,全县喜降甘霖,于是县老爷兑现诺言,在历时二年完工后,刻立了这通石碑记述此事。奇怪的是,该碑正面文字字迹工整,而碑阴的文字,无论大小,大多严重倾斜,此间寓意,令人不解,成为石城“十大不解之谜”之一。

进入南门,只见城门洞高约十余米,宽约四五米,巨大筑石,赫然入目,然东西两壁,弹痕累累,这是日本鬼子炮击石城时留下的罪证。1938年2月,日本人侵占了黄河对岸柳林县军渡、郝家津等村,并企图进犯陕甘宁边区,日寇在山西境内的“玉皇顶”等山头处设立了炮阵地,经常炮击石城,城内许多古建筑毁于日寇炮火,故有“玉皇顶上架大炮,吴堡石城刚打到”“石城为啥稀巴烂,因为经常挨炮弹”之民谚。

沿着南门内的“马道”上到南门洞顶,原有的城门楼早已不复存在,旁边原有的魁星楼和瓮城内的关王庙只剩残垣断壁。沿城墙前行,黄河由东向西,缓缓从山脚下流过,向下俯视,令人头晕目眩,游客至此方能真切体会到“铜吴堡”之险峻。据统计:石城现有独立院落42处,石窑洞220多孔,石城以文庙为中心,分别有东、西、南、北四条街道,通往各个城门口。沿东街西行,便进入了石城里保存较完整、规模最大的“王思故居”,其创建人王思,世居石城,曾官至四川布政司右参政,告老还乡后修建了这处四合院,这里分为前院、后院,进入大门后,前院西侧窑洞供长短工居住,东侧原有牛棚、马圈、石碾、石磨;后院为典型的“明三暗二厢六倒五”四合院建筑,后院内西厢窑里且有暗道通往后院外浓密的树林里,可惜历经抗日战争时期日军炮击和1947年胡宗南进攻陕北时飞机的狂轰滥炸,终致“大门炸烂,挑檐毁坏,牛棚完蛋,老朱瘫痪”的悲剧。大门外东街口原建有石质“贞节牌坊”一座,凝聚着一位年仅十三岁过门,因丈夫病重,只能与一只公鸡拜堂,婚后不久,丈夫病逝,其直至九十多岁老死,始终未改嫁女人的血泪史。可惜贞节牌坊荡然无存,近年方才从地下挖出的贞节牌坊顶和原刻立在牌坊两侧的一副石刻对联见证了这一切。

顺着石砌坡道行至城内制高点——县衙所在地,大堂、二堂、三堂已毁,唯有过堂和监狱旧址尚存,据资料记载:自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始,原县衙大门口一直立有一块硕大的石碑,名曰“三事箴碑”,碑上刻有“清箴、慎箴、勤箴”之警句。县衙大门左右两侧各放置有一块木牌,其上分别刻写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彰显着“为官之道”。

县衙大堂东侧乃陕西唯一、全国少有的衙神庙,庙内东西两侧的壁画,分别为客人们讲述着萧规曹随的故事,因其年代久远且无有关文字记载,故壁画绘作年代成为石城的又一个不解之谜。衙神庙门前原有戏台一座、苍松一株、巨钟一口,每逢节庆之日官府唱戏三天以示“官民同乐”之意。

再向北行,拜过娘娘庙、城隍庙、文昌阁、节义祠,便来到了神奇的“涝池”。涝池在十年九旱的陕北地区遍地都有,本不稀奇,这个涝池在石城也只是一个较大的积水池而已,雨小蓄水,雨涝则从近处的水洞流至城外,减轻和保护着石城免受缺水和雨涝之苦。说其神奇是因为:千百年来坑中雨后每有积水,便会有蚌出现,其大小如拇指盖,遍布水池内。石城距大海数千里之遥,为何能有此物出现,有人以“沧海桑田”作解,但是全吴堡县仅此处和距石城十里处的西峰寺涝池中有蚌(据传说西峰寺之蚌是由于有好事者自石城挑水至此所致),全县其他地方没有,整个陕北地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此类现象,故“涝池之蚌”成为石城的又一个不解之谜。

石城有“东北”“西北”两座角台,站在东北角台上,山下原规模宏大毁于清咸丰年间的水寨遗址一览无余,极目东眺,黄河之水浩浩荡荡而来,令人顿有“黄河之水天上来”之感。向西遥望,河水西逝,“奔流到海不复回”。人常言黄河“自西而来,向东流去”,谁知黄河却偏偏在这里掉了个头,“自东而来,向西流去”,此乃石城又一自然奇观。角台下杂草丛生,深过腰间,随便呐喊一声或扔一小块石头下去,便会有兔子奔跑或有山鸡、鸽子、野鸡之类“扑楞楞”飞出。在荒草深处有石砌窑洞一孔,这便是“山有多高,洞有多深”的万人坑。

东北角台西边的院子里住有石城“最后的守望者”——王象贤老人。王老年过九旬,生于斯,长于斯,对石城感情至深,虽年迈仍不肯离弃石城,成为石城最后的守望者。走出北门,城门匾上“望泽”二字依稀可见,“望泽”者其意有三:一曰赞美举头便可望见黄河之水;二曰感慨黄河水可望而不可及,叹石城缺水之意;三曰遥望京城,明清时京城在石城之北,盼望“皇恩浩荡,恩泽天下”之意也!北门外有刘猛将军祠、祖师庙、龙王庙、北坛、先农坛、校场坪、点将台等旧址,更有六百多年前明洪武年间从山东青州告老还乡的县老爷李安老先生,从千里之外带回的牡丹花等诉说着古城的历史。

二十世纪80年代,居住在附近村庄的人们为了出入方便,在石城南北城墙上各开了一个豁口,供行人车辆来往,从北城墙豁口处折返进城,有观音阁遗址和晋军旅部旧址。再往前行,便是过去方圆百里有“红盛”威名的商业街。街道两旁过去店铺林立,行人摩肩接踵,现置身其中,仿佛能听到千百年来商家买卖货物的吆喝声,更似能闻到饭铺里飘香扑鼻的酒菜美味和听到食客吆五喝六的划拳声……

商业街再往南行,东侧便是私塾、县官府邸和薛家大院,西侧是占地三千余平方米、建于元戍午年(1317年)的文庙所在地。文庙大门口,原立有一块刻写着“文武官员军民人等至此下马”的下马碑乃石城镇城之宝。此处也是石城的城中心所在地,宛如西安市的钟楼。

沿着南大街向南行走,西侧依次是王家大院、女校、李家大院、营房、农贸市场,东侧则依次为兴文书院、石城开发保护所、石城小学等建筑。

兴文书院始建于清嘉庆十九年(1814年),至今已有二百多年历史,是榆林市“四大书院”之一,早在1926年夏这里就诞生了中共吴堡县第一个党支部,也是吴堡县最早的县委所在地,有“青藏公路之父”美誉的慕生忠将军在这里上过学、打过工、任过教、当过县委书记,从这里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吴堡县的许多仁人志士正是从这里开始了自己人生的辉煌历程。

石城开发保护所里收藏着数十块有关石城历史的石碑和石刻,向人们讲述着石城辉煌的过去和沧桑的历史。

从南大街尽头再次登上城墙向西行走,脚下城墙蜿蜒,沟里流水潺潺,中间壁立千仞,俯视之,让人胆颤心惊,比东段城墙更加险峻。伫立西门洞顶,向沟底望去,但见悬崖峭壁、山路弯弯,几近直上直下,那是石城人赖以生存的挑水之道,向东回望石城,树林深处有“苦井”,那是千百年来石城被围之后人们赖以生存的水源,向南遥望半山腰的“环山抱水”刻石彰显着石城的险峻,黄河岸边的“逝者如斯”石刻似在诉说着石城数千年的历史,而“流觞池”“金牛湾”“西山寨”的美好传说更是把石城的文化底蕴彰显得淋漓尽致。沿着北官道向北行车三四里,便是昔日吊桥所在地。吊桥高悬,除却飞鸟,纵有千军万马也难越雷池一步。沿佳吴公路隔杜桥沟向东望去,在夕阳的映照下,石城金碧辉煌,而全城星罗棋布、错落有致的石窑洞、石院墙、石院落、石门墩、石浮雕、石刀、石斧、石碾、石磨、石匾、石碑座、石杵、石臼、石虎、石狮、石鼓、石碑、石牌坊、石街道,把石城雕琢装扮成了一座璀璨而精美的“石艺博物馆”,令人流连忘返。

千年的石头会唱歌,悠悠的吴堡石头城在历史的长河中用其沧桑的岁月谱写了一曲曲动人之歌,供南来北往的人们低吟浅唱、荡气回肠……

新闻推荐

吴堡县郭家沟镇多举措整治人居环境

本报通讯员韦江江报道今夏以来,吴堡县郭家沟镇根据各村人居环境实际情况,统一部署,组织党员干部群众在各村开展人居环境整治...

吴堡新闻,有家乡事,还有故乡情!连家乡都没有了,我们跟野人也没什么区别。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吴堡县一直在这里为你守候。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喝上放心水2020-09-14 08:26
信任的力量2020-09-14 00:37
牛换兰“上班”记2020-09-11 08:40
评论:(铜吴堡千年的石头会唱歌)
频道推荐
  • 100城小学生数量大比拼:7城均超100万,重庆稳居首位
  • 月是故乡明
  • 迷人的陕北波浪谷
  • 镇北台自然人文大舞台
  • 榆林二院举办安全用药知识竞赛
  • 热点阅读
    妈 不要再说方便食品不健康了... 25 排座次 郭德纲解读人情世故... 9月新LOOK 用“长安闹市”拥抱“金九...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渔船侧翻,他们在海里漂了9个小时危急... 第四届网影盛典获奖名单 刘昊然彭昱畅尹昉组最强后浪 励志电...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