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宿州 今日萧县 今日砀山 今日灵璧 今日泗县
地方网 > 安徽 > 宿州市 > 今日萧县 > 正文

江淮大写意的主将 拜访九十六岁的国画家郑正

来源:合肥晚报 2020-09-17 00:45   http://www.yybnet.net/

他是一位白石老人亲书赞扬的人

他是一位首创中国农民书画院的人

他是安徽省文史研究馆最年长的名誉馆员

他是安徽省当前最年长的书画家

他是龙城画派的继承人

他是江淮画派最重要的书画家

白石老人题:我亦画凡六十年,未能似郑正先生之秀雅,先生才二十,再用功追到板桥易也。

在一幅竹作上:

萧龙士题:正甥画用笔挺健,大有板桥、晴江意趣,勉之毋怠。

林散之题:清健婀娜,有板桥遗韵。

王个簃题:是帧墨气淋漓,有石涛遗意。

北上拜师,南下访友

三地教学,才俊千人

我和艺友董震、王文秀向皖北“文化艺术之乡”刘套萧场文化中心捐赠了三十本书,参观了刘套农民书画院的书画陈列馆,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徐州看望九十六岁的郑正老师。

从安徽萧县刘套萧场村到江苏徐州“小康人家”小区,40分钟车程就到了。

车到“小康人家”西大门,早有郑老的三公子玉岭在门口迎接,他带着我们穿过小区水泥大道两边的花海绿荫,左拐右拐到了他们住的九楼,进门就是客厅,迎面摆了一个三米长的画案,靠南两室有阳台,右为郑老孙子思白的居室,左是郑老的卧室兼客厅,我们进来,没有惊动老人,只见他坐在沙发上,腰板挺直,正视前方,两手平放双膝,像是那位面壁苦修的佛祖达摩,纹丝不动,俨然一座精雕。室内无声无息,老人似在屏息修炼。

过了好大一会,他还是一动不动。

我悄悄地走到他跟前,傍着他坐到宽大的沙发肩背上,轻轻地拉着他的手握一下,他也握了我一下,感觉到他握得很有力量,同时他扭头瞥了我一眼。我问道:还认得我吗?他顿都没打,脱口而出:“承震,萧承震。”声音洪亮,干脆。文秀也问:“郑老认识我吗?”老人抬头看了文秀一眼,说:“王文秀。”我们惊叹不已。文秀指了指董震,“他呢?他是谁?”老人看了好一会:“面熟,忘了。”董震说:“董震,去年来看过您。”“对!对!你是山后王座的。”“对!对!郑老好记性!”我们再一次惊叹,大家都笑了,老人也很开心,似自忖:别看我老,明白着哪!我再一次检验他的思维,问:“老大哥,我们都什么关系呀?”他说,“表兄弟。”指了指文秀:“女画家,画友。”郑老是文秀最崇拜的老师之一,他称学生,都是谦虚地称为画友。“董震呢?”我指了指董震。“企业家,收藏家,老乡。”大家彻底服了。

有人说:萧老103岁,郑老一定也能超过他。

我说:我们合个影吧?他说好,立刻表情严肃,坐得更加挺直,还整了整衣襟。

我问了玉岭老人一天的起居情况。他说: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带他坐轮椅到楼下花园里坐坐,走走。在小区的大道上转转,约一个小时,回家吃早饭。能吃一个馒头,两个蛋,一碗稀饭。吃过饭休息一会,再睡个回头觉。下午就不出去了,坐坐,听听音乐。有时高兴,或有任务或者其他应酬,画上两幅画,兰草、荷花、松柏,以前常画的题材都能画,高兴画啥就画啥。

我问郑老想画画吗?他立即回答:可以。

玉岭把老人扶起,不用搀扶,他快步向画案走去。

前天,我们到萧县,受到老画家刘继武父子的热情接待。在他宽大明亮的画室里,和书画名家祖爱民、陈海峰、柳毅成等相见,畅谈画事,兴致至时,请继武公子,萧县中学美术老师刘志远展八尺宣纸合作了一幅花鸟画。我作鸟石,继武画牡丹,爱民写竹,海峰补水仙,柳毅成在上方添了盛开的紫藤。因我提出还要到徐州看望郑老,他们说正好还有余地,就留给郑老补画题款,就随老人量力而行吧。

董震、文秀把画展开,请郑老观看并说明其意,老人看了,笑着说:画得好!画得好!谁画的什么他都能说出来,真是了如指掌。在萧县工作30多年,几乎每个画家的风格他都熟稔在心,这几位都是他的弟子和再传弟子。继武已八十多岁,是郑老的老学生,他的工笔草虫缀以写意花鸟别有意趣,名震京津、深广。爱民是有名的大写意画家,任笔挥洒,墨惊四座,气吞河岳。海峰、毅成人到中年,艺臻上乘,为画乡中坚,不让前贤。

郑老接过玉岭和洞芹夫妇掭好墨的笔,左撇右捺,在爱民画竹上方加了一束兰草,他下笔神速,快如闪电,斩钉截铁,其老辣纷披正如人所常说“人书俱老”矣。墨尽,头也不转,握笔的手朝洞芹一递,洞芹蘸墨再送上,兰叶完成。玉岭把淡墨笔递给老爸,浓叶淡花,前后两分钟即告完成,室内顿觉兰花溢香,清风浩荡。

他们爷仨合作默契。

只听纸沙沙,不闻人语声。

请老人题字,他看好位置,书:鸟语花香。

他草书楷写,楷草相间,指随腕转,正侧并用,藏而不露,露而不藏。字正笔简,粗细协调。干湿齐力,浑然一体,整个过程气沉丹田,不声不语,一气呵成。书毕,问我们:行吗?我们齐声赞好,老人开心极了。

前后几位都是萧县书画之乡龙城画派的继承者,现在国画界的高手,也是郑正老的学生,师生合璧,实在难得。我在随后的补款中题道:庚子秋初,余归故乡,萧国画友相聚,谈笑甚欢,兴之所至,展纸泼墨,继武、爱民、海峰、毅成一气呵成,携于徐州,正兄见之,兴致挥兰,并题鸟语花香,承震补题志之。这幅大画就算完成了。

随后,他又给文秀画了幅兰竹图。再要给董震画时,董震坚决不要,说:去年我来,已经给我画过了,郑老年龄大,累了,不能再画了,歇歇吧,歇歇吧。玉岭把老人扶到里屋的沙发上坐下休息。

郑老长寿,全赖洞芹玉岭照顾,每日三餐,大小便,吃药打针,院中散步,他(她)们都像侍弄孩子一样精心料理,洞芹自幼喜爱书画,耳濡目染,忙中偷闲也画上几笔,几年下来,她痴迷了书画,爱不释手,成了刘套有名的女画家。参加了省市县的展览,她学郑老几乎可以乱真。郑老随着年高,健康日下,她的时间就全部照顾公爹了。公公是名人,老朋友和慕名来看望的人多的是,有时一天好几拨。玉岭虽说不会画,但他懂,添墨理纸还是把好手。有时还指挥老爸,这里画啥,那里画啥!老人听他指挥,画面倒也协调舒适。

思白回来了,思白是郑老的孙子,玉岭和洞芹的儿子。这小伙子从小精明灵活,是郑老的命根子,现在在徐州美术馆工作。爷爷外面的事都由他包揽,虽说他年龄不大,已为郑老办了很多大事:郑老出版“大红袍”选画、托、照、编、前言、后记,光北京就跑了不下十趟。随后在徐州、合肥、上海,郑老的多次大型展览,也是由他全权操办,活动井井有条,举办得都很成功,成了人见人夸的好小伙子。

郑正自幼跟舅舅学画,1949年跟他到北京拜访白石老人,结识了李可染、李苦禅、许麟庐、王铸九等大家,开阔了眼界,提高了见识。尤其是白石老人见到他的画,题曰:吾亦画凡六十年,未能似郑正先生之秀雅,先生年才二十,再用功,追到板桥易也。更给他带来了学画的动力。北京之行,收获巨大,见到了当代画坛最受人尊重的巨擘和众多的老前辈,得到他们的指点和鼓励,学到了他们为人为艺的优良品德,这是他终生难忘的,更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年轻画家不可想象的机遇,他庆幸。回到萧县,他更加努力,提高了绘画水平也同时提高了教学质量。

如果说郑正1949年进京是艺术道路上第一个里程碑,第二个里程碑当是南下宁沪访师拜友。这是在二十多年后,他已是一位江淮大地皖苏鲁豫著名的画师了,也是跟随舅舅萧龙士先生,到南京拜访了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先生题郑正的竹曰:清健婀娜,有板桥遗韵。在上海,同一幅竹作上,王个簃先生题道:是帧墨气淋漓,有石涛遗意,郑正同志精心之品。舅舅萧龙士又题曰:正甥画用笔挺健,大有板桥晴江意趣,勉之毋怠。同一幅画上三位大家题跋夸赞,实在难得。他又先后和海上名家唐云、来楚生、朱屹瞻、曹简楼等或合作或相赠。半月访问和交流使他对海派书画作了深入的了解,学习了大家的谦虚谨慎和对艺术的热爱追求,尤其对他们精湛的技艺更加难忘。两次拜访,北上南下,是郑老艺术攀登生涯的坐标,是他一生最难得的机遇。

他从二十多岁起,就任教于萧县师范、中学。三十多年来,学生千余人,遍及全国各地;退休后应邀到郑州举办美术学习班,1987年又回到刘套故地创办国内第一所农民书画院。他的学生有学美术的青年,有学画的工人,也有爱画的农民,可谓学、工、农各业俱全。这一庞大的美术队伍,遍及皖、苏、豫、鲁。尤其淮海一带,提起郑正,不少人都知道,赞扬他性格谦和,有求必应,德艺双馨,是一位令人尊重的书画老前辈。

他是龙城画派的重要传承人。和他并肩的举足轻重的人物还有欧阳龙和薛志耘。前者小他十三岁,称为亦师亦友;后者是他的爱徒。三人都是萧龙士先生的弟子。依托郑正和众多在国内外有影响的书画大家及后起之秀,欧阳龙、薛志耘体现了他们的开拓精神,在政府的支持下于1981年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县级书画院,欧、薛先后被推选为院长,他们为发展萧县的书画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萧县也于1993年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书画艺术之乡。

后来欧阳龙调任徐州书画院院长。薛志耘调任宿州市书画院院长,为两地的书画事业再创佳绩。可惜他们英年早逝。祖爱民书画精湛,人品高尚,接任第三任萧县书画院院长。现在陈海峰为院长,除提高自己的艺术素质外,正在为萧县的书画更上一个台阶而努力。

第二天一早,思白赶到我们下榻的宾馆,说爷爷来看你们了。我们听了一惊,怎烦老人大驾呢!赶快跑到楼下,郑老问了我们食宿冷暖,我们一一作答。

楼下是一个公园,我们推着郑老去广场曲径上走了一圈。有跳舞的、打拳的,各种健身活动的人。郑老经过,他们都向郑老举手示意,郑老也举手还礼,有的停下来和郑老攀谈,他们对老人的尊重可见一斑。

郑老生性和善,人缘好,人场圆。不管是住在乡下城里,老少妇孺,三教九流没有不说他好的。

前两年我和他在“小康人家”小区散步,路上遇到的人不是人家招呼他就是他招呼人家,路旁种花养鸟者也要请他坐下喝杯茶、聊聊天。

看样子他在徐州的晚年——很幸福。

上午思白带我们到北郊的龟山——萧龙士艺术馆参观。

(作者:萧承震系省文史馆馆员)

□萧承震

新闻推荐

杨军赴萧县带案下访时强调聚焦核心诉求紧盯关键环节确保案结事了

杨军赴萧县带案下访时强调

萧县新闻,新鲜有料。可以走尽是天涯,难以品尽是故乡。距离萧县再远也不是问题。世界很大,期待在此相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评论:(江淮大写意的主将 拜访九十六岁的国画家郑正)
频道推荐
  • 回不去的心灵栖息地 读江少宾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
  • 奔跑吧,玫瑰!
  • 四牌楼,商圈繁华逾百年(上)
  • 虞燕的海岛小说 苦李
  • 庐陵胡铨:一生抗金,写下《斩桧书》
  • 热点阅读
    【艺评】被嘲讽的和被伤害的... 小松造型 朋克少女 4 此乃朕过 郭德纲解读人情世故...
    图文看点
    乡里乡亲
    南派三叔:我给吴邪的留白 朱一龙抠到... 大展拳脚 郭德纲解读人情世故... 十个真实抗疫故事将在四家卫视联播 ...
    热点排行